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幽嵐
  • 9859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2

    追蹤人氣

〔問卷〕寫手限定遊戲 - 黑歷史羞恥PLAY-23題

 
1,貼出你第一個圈子的第一篇文中的第一段。
 
(HxH/西伊【依賴】,2002
  黑髮青年飛快地穿梭在樹林中。
 
▽б) …嗯對就這樣(幹)
 
 
2,對剛剛那段你的感想如何XD
 
(=皿=#) 一句話我能有什麼感想(惱羞屁)
                        
 
3,現在比較滿意的首段貼一下?
 
(APH/法加【法式戀愛】,2009
  他伸出手,說,來,過來。
  我不是你的父親。你的父親是天空,母親是土地,河流和風是你的兄弟,雪花和楓葉是你的姐妹。我不比這些偉大的存在,但你若願意,可以稱我一聲兄長。
  ──『在此初生的北國之光,你可有名字?』
  ──『Canada,是我,也是您所見的一切之名。』
  ──『噢小小的Canada,我問的並非此名,而是屬於你的名字。』
 
  他是française。他的眼神廣闊而深遠,彷若無邊際的海洋;他的頭髮耀眼而美麗,彷若流動的金絲。
  他言,吾名法蘭西斯.博納富瓦。
  而你,親愛的孩子,你希望我喚你什麼?
 
 
4,好現在羞恥升級,你黑歷史時期是怎樣寫CP互動的呢?
 
(HxH/西伊【灰色地帶】,2003
  「該不會是波斯貓爸爸對你下咒了吧?」
  頂著張狂的鮮豔紅髮的西索半開玩笑地蹲在他的面前。
  「…你叫他什麼?」新鮮的名詞獲得了他的注意力。
  「波斯貓爸爸~ˇ」小丑搞笑地用雙手在自己頭上做出一對貓耳。
  伊耳謎的唇邊綻放出微笑,連那雙平靜無波的眼裡也裝著滿滿的笑意。
  西索一手摟住了他的腰,直視著他的不再漠然的眸子。
  「謎,你站在街上對著陌生人這樣笑說不定可以賺到很多錢,也說不定會被撲上去吃掉喔。」
  「就像現在這樣,對吧…」溫熱的侵略氣息籠罩住他,可以呼吸的管道被封住自由,然而他全身開始放鬆,連心似乎也跟著柔軟起來。
  為什麼…這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5,為什麼會這麼寫?
 
(-`ω´-) 嗯…人總有依著自己的意願詮(ㄋㄧㄡˇ)釋(ㄑㄩ)角色的時期…
不過我還滿喜歡的(靠)
 
 
6,貼一段你現在比較滿意的CP互動吧!
 
(劍俠情緣參私設/流尋(明藏)【習慣】,2014
  「我說過…」環抱住猝不及防而有些僵硬的男人,在唇貼唇的空隙間呢喃氣音:「不管寫什麼書,都一定把第一本送你的…又花錢買了,嗯?」
  葉尋之神色淡然依舊,下一刻卻忽地回擁住眉眼染開情色的情人,細微地挪動自己半被困縛的雙唇:「這是習慣,我不想改。」
  裘獨筆勾唇,輕輕推上對方落出褲腰的白色襯衫,探入緊實背脊,細滑的觸感無論多少次都令他滿意地讚嘆。葉尋之稍微掙動了下,卻是沒有反對的意思,任著男人由下而上摸遍他背身,然後默契地放開雙臂,讓他餘裕地將溫熱掌心滑上他胸膛恣肆愛撫。
  「新書,怎麼樣…?」親吮著緋色的挺立,間歇口齒不清地問。被侵犯的男人還頗有餘裕,鏡片後琥珀雙眸低望,帶著從未讓對方發覺的敬意:「很好看。」
 
 
7,你覺得現在有進步嗎?
 
(´)☆自家的孩子沒有OOC的問題,很好!(毫無上進心)
 
 
8,現在羞恥繼續升級,貼出你最中二的一段描寫吧!
 
啊咧這…最中二的好像是紙本…(搔頭)
 
(HxH/西伊【黑白分明】,2003
  「大哥,管管你家那口子吧。他已經站在路燈下吵了半個鐘頭了…」素來患有嚴重高壓性頭殼分裂劇痛症的揍敵客家二子臉色慘白地向哥哥抱怨。
  「…你剛才說我家什麼來著?」坐在沙發上披著一頭黑髮的伊耳謎面無表情地轉過頭來。
  陰風颼颼。
  「…沒…沒有…」
  健康誠可貴,生命價更高啊!
 
  「孤~夜無伴守燈下~~清風對面吹~~」重度噪音污染。
  碰磅。重物落下正面擊中。
  重擊判定!
  失去作戰能力判定!
  KO判定!
  伊耳謎勝利判定!
  得到經驗值2000!精元值500!樸克牌一副!(?)
  伊耳謎升級判定!
 
  【………好孩子不可以拿辭海砸人喔ˇ】
 
 
9,哈哈哈你感想如何啊?
 
() アハハハハハ臥槽我怎麼寫得出這麼好笑這麼你誰的東西!!
() アハハハハハ話說這不是中二吧這只是OOC啊!!
 
 
10,現在把剛剛的中二段落套給你現在的本命/牆頭/CP試試?
 
  「大哥,管管你家那口子吧。他已經站在路燈下吵了半個鐘頭了…」素來患有嚴重高壓性頭殼分裂劇痛症的綠間家次女臉色慘白地向哥哥抱怨。
  「…你剛才說我家什麼來著?」坐在沙發上蓬著一頭綠毛的綠間真太郎面無表情地轉過頭來。
  陰風颼颼。
  「…沒…沒有…」
  健康誠可貴,生命價更高啊!
 
  「孤~夜無伴守燈下~~清風對面吹~~」重度噪音污染。
  碰磅。重物落下正面擊中。
  重擊判定!
  失去作戰能力判定!
  KO判定!
  綠間勝利判定!
  得到經驗值2000!精元值500!板車一台!(?)
  綠間升級判定!
 
  【………好孩子不可以拿信樂燒砸人喔ˇ】
 
 
()!! 原來我那時候就預知高綠的誕生了…(屁)
 
 
11,黑歷史時期對攻的描述是怎樣的呢?請貼一下!
 
(十二國記/尚樂【一吻定江山】,年代不可考)
  廊外傳來騎獸降落特有的沙塵聲。一個男人推開門,緩緩走了進來。
  他的腳步看似悠閒,卻又散發出不同凡響的沉穩氣勢。一身簡衣布袍與樸素飾帶不能掩蓋他渾然天成的威勢,那張英俊的臉孔更為他添了許多英氣。
  但,此刻男人臉上只有絕對的溫柔微笑。
  他走進內室,一眼便瞧見了伏在桌上熟睡著的青年,以及他略顯單薄的布衣。
  男人微微皺了皺眉,脫下身上的長外衣小心覆在青年身上,然後在他身邊坐下,拾起散落在桌上的捲軸。
 
 
12,為什麼喜歡這麼描述攻呢?
 
(д) 你不覺得這樣寫就是個攻嗎
(д) 小松尚隆雁國主上就長這樣啊
(д) 雖然我黑歷史時期會把受寫得傾國傾城但攻君的外表倒是從以前到現在都被我素描帶過,所以這題我苦惱了很久(幹)
(д) 對不起CP又冷又雷
 
 
13,那現在是怎麼描述攻的?
 
(D‧Gray-man/TK【Before The Dark Comes】,2007)
  男人佇立原地望著漸行漸遠的褐無聲地笑,絲毫沒有要阻擋的意思,只是連琥珀瞳孔中都泛上了愉悅的笑意。
  「我還是第一次被人挑剔禮儀問題呢」漫不經心地掏出煙斗點上火,絲縷白煙畫著優雅的弧度裊裊上升,然後他彎身拎起被擱置在地上的袋子,往反方向走了幾步又忽然想起什麼似的返回,摘下禮帽恭敬地行了個紳士禮。
  「說的沒錯,對高貴的美人可不能沒禮貌啊
  愉快笑聲直到他彎過一個街角後才傳出,那早已離去的人並沒有聽見。
 
 
雖然這篇也有一段時間了不過我大概就是這樣寫…根本沒啥差別吧(#゚д)
 
 
14,過去是怎麼描述受的?
 
這幾題根本要我的命啊我這麼少描述人物(ry
 
(HxH/西伊+他【Silent City】,2003)
  他慵懶的神情帶著奇異的誘惑力,尤其是他有著一雙如貓般的黑色瞳眸以及纖細優雅的姿態,近乎蒼白的肌膚襯著流瀉而下、纏繞在四肢及肩上的長髮,平靜毫無情緒的眼神望著窗外,粉色的唇瓣緊抿著,一身像是醫生的白袍穿得十分嚴謹,連裡面的白色襯衫的鈕扣都扣到最上面一顆,只是他的身上仍舊發散著引人注目的魅力。
 
 
15,為什麼喜歡這樣描述受?
 
(д) 我喜歡透過攻君/第三人的眼睛看受
(д) 伊耳謎楱敵客殺手家族的長子就長這樣啊
(д) 傾國傾城的受君在此(。
(д) 這問卷一半以上都是西伊我該如何是好
 
 
16,現在是怎麼描述受的呢?
 
 (||ノ゚Д)ノ<たすけてーーーーーーー!!!(崩潰)
 
(布布/螣任【熾染江影】,2008
  那人站在窗前,正調整著竹簾;修長的身段不高,但比例正是順眼自然的恰到好處。一頭反折著光線的黑髮掺著奇異的青縷,直順柔軟地垂到腰後。
  魔物等著他將臉轉過來。又一次那種直接灼燒的視線引得青年差點以為自己的背會燒出兩個洞,耐不住如此「熱情」的注目,青年轉身,對上他的凝視。
  白皙,清秀而俊逸。神情是不卑不亢的沉靜,只是此刻被魔弄得有些不太自在──但這無損他天生祥和安穩的氣度,反而在超脫的丰采中添了一點屬於凡人的情緒流轉,使他看上去不那麼…那麼難以親近。
 
雖然這篇也有一段時間了不過我大概就是(ry
 
 
17,現在貼你寫的第一個吻戲??
 
(HxH/西伊【依賴】,2002
  「西索,你的臉怎麽紅了…?」
  白皙纖手伸過去,拂上魔術師微紅的臉。
  「小伊,這樣摸我是很危險的哪…」
  一把將戀人拉至懷中,凝視他那雙不再毫無感情的美麗黑眸。
  「無所謂。」
  伊耳謎抬頭,主動送上自己的吻。
  「反正,你是我這輩子都要依賴的人…」
  雙手繞上他的項頸。
  「誰叫你要『把我拉出來』…」
  悄悄爬上天邊的銀月照在相擁的兩人身上。
 

() 媽媽,我覺得我很擅長寫BG。(?)
 
 
18,那現在寫的吻戲長啥樣?
 
(1/2王子/邪居【暗火】,2013
  看上去越是無害的事物,可能帶來的威脅越大。只不過時機會否太巧,還在這麼想,理論就立即被驗證了。
  ──居拉下他披風的前襟,撲鼻的酒氣直接衝上他的鼻與口。奇怪的是魔族口中的味道卻非苦或酸,而是莫名的甜香,這般刺激來得太過突然,闇精靈猝不及防,感知度優於其他種族的特質又再害了他一次。
  邪靈定住。他該慶幸自己大腦仍在運作,但滿眼映出的全是魔族盈著情色意味的紫眸,而且這魔性的眸色還很不幸地正在他腦中迅速擴大。吻已經持續到唾液牽纏,魔族還是一次次伸出舌尖,弄得闇精靈渾身都顫抖起來。
 
 
19,最後一次恥度升級,過去是怎麼寫肉的?///w///(純潔的清水黨可以不答和肉有關的題)
 
(布布/伏朱【返紅】,2008
  修長指掌撫過每一吋光滑的肌理,感受那溫潤如玉的觸感。
  他將那人癱軟的身子托起,溫柔無比地翻轉摟進自己懷中,就著兩人仍舊相連的姿勢──
  「嗚!」體內的凶器如刃殘忍地劃過道壁。他痛得狠狠地緊咬住下唇。
  伏嬰愛憐地輕撫那咬出了血絲的唇瓣,順勢扭過他的下顎,伸舌一點一點地舐去其上鮮紅的腥甜。
  朱聞感覺那雙手又扶上了腰,但已疲憊得無力再抵抗。無神的眸半睜,映出披伏在男人和己身白皙肩頭的自己的紅髮,張狂妖豔,像是某種咒縛纏繞住他和他
  緩緩地,交疊的身軀再次律動起來。
  身後低冷的嗓音淡淡地侵上他耳畔。
  「你知道這是什麼滋味,隱忍了百年的──
 
  「這是,你欠我的。」
 
 
20,對剛剛的肉什麼感覺?
 
啊嘶---(*Q ̄*)
 
 
21,現在怎麼寫肉的?
 
(σ゚) σ 為了容易對比(?)我們拿同一個CP來看好了
 
(布布/伏朱【觀光街.三弄 青炎篇】,2012
  「嗚──」悅耳的哀鳴響起,伏嬰滿意地看見男人迅速染上櫻色的肌膚,手上動作未停,極富技巧地搓弄著包覆在褲裡的私密。
  「伏…伏嬰……停下……」夾雜著忍耐和愉悅的聲線完全起不了作用,朱聞只覺自己眼前一片迷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什麼了:「那裡…不……啊啊!」
  下體傳來真實到驚悚地步的微涼觸感…那個男人,居然把手伸進來!
  「不?」伏嬰微笑著,一把將朱聞拉倒,讓他呈現躺在自己腿上的姿勢,然後低下頭,透過薄薄的絲衫,很容易地找到情動而突起的兩點。伏嬰欣賞了一下這色情的畫面,接著將左邊的含入嘴裡。
  「嗚嗯!…別……哈啊──…」難以忍受的打起顫,溫熱的唇與舌隔著布料描繪乳尖的形狀…修長的指掌玩弄似地將性器握著撫弄…全身上下的感官通通打開,惟獨眼睛怎樣也看不清楚,水霧氤氳…
  「很性感的表情哪,表哥…
  伏嬰讚嘆道,低沉聲線略顯沙啞。朱聞無力地躺在他腿上,頭微後仰,赤紅
的長髮披散在肩上、沙發上,臉頰緋紅,薄唇泛著水光,金眸微瞇,雙眉緊蹙,應該是難受的神情…
  他卻覺得,男人這樣的表情,根本是引人犯罪的誘惑。
  朱聞閉起雙眼,臉色更加紅豔:「你故意的吧…
  「嗯?」他的手如滑過琴鍵般,沿著男人大腿的弧度,將遮蔽物一併褪下。男人上身的襯衫被弄得皺巴巴,半掛半掉的懸在手臂上。
  「在這種時候,這樣稱呼我…
 
 
22,對比一下自己寫肉的文風變化吧!
 
(〃) 很顯然地文風跟作者肩並肩一起長成猥瑣的大人了
(〃) 這究竟是壞事呢還是壞事呢還是壞事呢
 
 
23,最後一題了,這麼一對比有沒有覺得自己還是進步很大的呢OVO?給自己這些年來的進步做個總結吧!
 
( ) 。。。。。。
( ゚?) 孩子們,娘親不但退化成只會寫片段的渣渣而且還越來越扶不上牆了該如何是好?
 
另外我忍好久了,我要吐槽出題君的「曆」,是歷啊是歷…對不起這是職業病請不要揍我o(=^^)(#’3’)嗚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