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幽嵐
  • 984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2

    追蹤人氣

〔Frozen〕Come from snow

 
 


 

  -神看到一隻鳥在雪地上走著。
 
  -祂問:鳥啊,你為什麼走向風雪?
 
  -鳥答:為了保護羽翼下的心,像水晶那樣純淨的心。

 


 

  【Come from snow

 
 
  金眸的王子來自南方群島,落不了的雪都堆積在他的心中。
 
  金髮的女王鎖在皇宮深處,融不了的恐懼一年年將她霜凍。
 
 
  *
 
 
  Hans站在朝外的露台上,視線可及全被覆上濃重的深白色,不經意指尖觸到冰凍的扶手,即刻燙到似地縮回來,摸索出放在口袋的純白手套。
 
  他沒有戴手套的習慣,在他的國家並不需要這種東西,終年被海風包圍的諸島,多餘的裝飾只會令身上沾滿潮濕的氣味,若非需要,就連王后都不想隨時穿著綴滿蕾絲與珠寶的華服。
 
  啊、是的,唯一令人心甘情願承受熾暑也想牢牢抓住的,只有那頂光芒閃耀的金冠--
 
  明明望不到風雪的邊際,Hans的目光卻牢牢往故鄉的方向而去,陽光普照的、暗無天日的,他的故鄉。
 
  被有著同樣血緣的哥哥視若無睹是什麼感覺?除了(與所有人如出一轍的)外貌沒有任何優勢是什麼感覺?繼承順位排在第十三這個不祥的數字又是什麼感覺?給他一個舞台,他可以詮釋得比任何演員都精湛。
 
  然而現在所有陰影都已離去。說來可笑,偏偏是這個冰封的國家,讓他窺見了獲得榮耀的一線光芒。
 
  而現在,該是去見見監牢內那位冰雪女王的時候了。
 
 
  *
 
 
  說來肯定招人怨妒,但Elsa大概是世界上最不想掌握王權的人。她實在想不透,連赤手握住權杖都辦不到的自己,為什麼要接受Arendelle人民的擁戴。
 
  比較起來,她的妹妹Anna--笑容耀眼心地溫暖的Anna,更適合帶著大家敞開王宮,與所有人分享她的快樂與美好。
 
  或許因為一開始就錯了,她才會像如今這樣,睜開眼發覺被帶離了屬於自己的世界,絕望地眼見Arendelle被自己凍成一座冰城。
 
  明知能力沒有對錯,在一次次失控之後,她還是只能這樣對自己說:別顯露,別感覺,作個好女孩…
 
  她不是不想當個好女孩--她何時不是個好女孩了?--不過是想作完整的自己。
 
  如此想法的結果是縛住雙手的鐵銬也開始結霜,或許再一下就能凍裂,牢門卻在這時被打開了。
 
  那個某種程度上使她落魄至此的男人站在門口,有些擔憂地看著她。
 
  --很抱歉,不把妳關在這裡的話,妳的生命可能會有危險。Hans王子說。他有一雙金褐色的眼眸,像是早晨的陽光,不刺眼,只是美麗。
 
  Elsa不太記得自己說了什麼,只記得在Hans離去後,儘管從自己雙手釋放出的冰雪仍繼續嚴凍地侵襲四周、儘管依然掛記著Anna的蹤跡,那個理所當然地掌握著自己生死的陌生人,不可思議地稍稍地緩解了一直以來的孤獨感,只因為他絲毫沒有表現出恐懼甚至憐憫。
 
 
  *
 
 
  Hans背對著逐漸蒼白的女孩輕輕關上門,金褐色的眼眸盛滿諷刺。
 
  冰凍的心要如何解凍?很可惜,若是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愛你的人那就好了--這句話天殺的簡直該對他自己說。
 
  沒有人的心能夠比他更冷,至少就他所知--在炎熱的國度生長的冰雪之心,就是有所雷同,也不可能比他堅硬。
 
  再說,即使親眼見證了荒謬的「魔力」的存在,他可不相信什麼真愛能解除詛咒的笑話。
 
  世上所有東西,在絕對的權力之前,都要屈膝匍匐,愛這等虛幻的事物當然不例外。
 
  他閉上雙眼,不再去想門內那個女孩頰上的雀斑或者飛揚的髮辮。
 
 
  *
 
 
  Elsa覺得自己可能真的忘記了大聲吼叫的方法,在看見Anna飛身擋在面前凍作一座雕像的那刻。
 
  為什麼自己自豪的事物,總也會被自己自豪的力量所傷害呢?
 
  就算在之後因著她的淚水與擁抱喚回了妹妹的生命,這又代表得了什麼?
 
  親情與能力同是她的束縛,亦是她的救贖;一切都包含著雙面的刃與盾,或許每個人一開始就懂得這點,也或許每個人從來就茫然懵懂。
 
  如同她掌握著冰雪卻渴望解放自己心中的陽光,而那個手握寶劍眼神冰冷的王子身上,再也不見南方群島暖和且耀眼的氣息。
 
 
  *
 
 
  風雪消停在女王指尖,然後綻放成燦爛的冰之花火。
 
  王子在牢籠中看著,四周是無盡的黑暗。
 
 
  *
 
 
  Elsa一次又一次眨眼,彷彿要確認頹坐地上的,是否真是那天無懼地靠近她的勇敢男子。
 
  --你大可以殺掉我,但你沒有。你甚至沒有親手殺死Anna
 
  --如果我告訴妳,其實我根本沒有殺過人,妳信嗎?
 
  Hans稍稍抬眼,然後驚訝地自凌亂的瀏海間看見Arendelle的女王點了點頭。些許光芒在金眸中綻現,卻只是一閃而逝。
 
  --真是感謝陛下的信任。那麼陛下還想在這牢籠裡待多久?需要在下泡杯茶招待您嗎?
 
  他看見冰藍色的裙擺一動,彷彿帶著雪花的紗質在陰暗的地面曳成一環冷光。女王無視他明顯疏離的語氣,沉穩地向他靠近。
 
  --世上最純粹的存在是我的妹妹Anna,而你是唯一的真實。
 
  --陛下,別嘲笑這個可憐蟲了。
 
  Elsa沒在意他的冷諷,歌唱似宛轉的嗓音持續迴盪。
 
  --回想起來,你來到Arendelle的所有表現都是假的,正是因為假得太飽滿,反而將你真實的目的襯得如此單純。
 
  Elsa指向他的胸膛。
 
  --你的心是一顆冰凍的石頭,但很可惜,它並不是我的傑作,所以即使我願意為你除去嚴寒,也什麼都辦不到。
 
  Hans看看那隻白皙的手指,低聲笑了起來。他的眼眸現在看來已不是破曉天色,黯淡卻尖銳的金色像是覆滿灰塵的王冠,即使落魄也高高在上。
 
  --是啊,親情拯救了您的國家,卻毀滅了我。
 
  Hans別開眼不再看女王甚至一秒。
 
  --回去吧,您的國家、人民、妹妹、滑冰場在等著您。我還得忙著想想歸國後該拿怎樣的說詞欺瞞那些哥哥們,好令他們抓不到機會處死我呢。
 
  Elsa站在他的身旁未動,時間漫長得彷彿結凍。
 
  直到紗裙曳地漫去的聲音漸遠許久,他仍感覺冰雪蒼藍的目光像針尖刺在身上,自足尖到髮稍,密密麻麻,所有的蕭索與絕望都無所遁形。
 
 
  *
 
 
  -神對鳥說:別去風雪。走向陽光,你一樣可以擁有純淨的心。
 
  -鳥沒有回頭。
 
 
  -最後,鳥化成了一座無法消融的冰雕。

 
 


 
 
 
 
 
 
 
 
  Fin.
  -------------
  明明一開始只是聽見坐隔壁的觀眾跟她朋友揣測會不會結果是ElsaHans在一起,後來就越想越覺得好萌,但就算好萌我還是改不了結局,於是為什麼好端端的情人節卻碼這種一點都不YYYY呢(?
 
 
  可以探討的部份很多,但也很多人深入探討並提出精闢見解了所以我就隨便感嘆一下(喂)

  
  Hans
的悲劇在於他是配角,身為死國廚我完全能夠理解他的立場和他謀畫的一切,而且雖然我很希望這孩子是好人可是後來越想越萌啊怎麼回事←停止好嗎

  Elsa的能力只要不恐懼就不會失控,當然是看完以後才領悟這點…雖然一開始Pabbie就有講了…大概(喂)Elsa恐懼的不是自己也不是自己的能力,而是能力造成傷害,可是越恐懼就越容易傷害他人而且受傷的剛好都是Anna…不怕的話就算死死摟著妹妹都沒事。結果想想似乎根本是國王皇后作法有誤(爆)

  Anna長相的確不如姊姊但是好可愛啊這種天真單純勇往直前卻不是無腦白痴的女主好棒!!

  Kristoff同上(喂)一路拌嘴互相扶持的小情侶神馬的果然讚~

  只有我把Olaf的發音聽成All love嗎還是他本來就是這個意思(?)如果有人氣排名,大概會是Elsa第一,Olaf第二的局面吧,真是太核心也太可愛了這個角色。

  小斯同上(你再懶一點)

  冰雪女王能改編成這樣真心令人佩服,話說如果當年我在民間文學課上能把經典文學改寫成這樣的話肯定會被教授當作天縱英才得意門生不愧是迪士尼(r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