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幽嵐
  • 984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2

    追蹤人氣

[劍三]鳴蜩

 
  一早醒來,晴灩想,這或許會是自己最難過的一次生辰。
 
  是年,師兄李淵攜妹投入惡人谷,兄長尾隨而去,只將她留在方成立的神州一頁,隻字片語也未交待,某個早晨她起床時便已蹤跡全無。兄妹同榻的另一側,一直冷落到今日。
 
  兄長雖未說,她知道自己是萬不能跟上的。晴湮寵她愛她,卻不曾縱容她的教養與嬌縱。
 
  而今日是她的生辰,卻沒有如同往年那樣當她一睜開眼、兄長溫柔的笑顏便跟著糕點香甜氣味送到她眼前;也許是有些樸拙的小飾品,也許是少見的掛件,娘親還在的時候,甚可有繡功精緻的小帕子小領巾,還有一次竟是一對縫得細密的護手,花草水煙蔓延成灩字,至今仍戴在自己腕上。
 
  指尖輕輕沿著赭色繡線觸撫,她對自己說:不能任性。對兄長而言、師兄是非常重要的人。為了自己,兄長已經捨棄很多,好不容易與師兄相惜,所以灩兒不能任性…
 
  晴灩將臉深深埋進雙膝間。
 
  地面是一片陰暗無光,巨大的樹蔭重疊側廊的影子,即使時近芒種,天氣已逐漸轉炎,處於領地後方、鮮有人煙的這個所在依然冷涼如春秋。
 
  「啊,果然在這!」
 
  明亮的聲音突然闖進這方沉寂,兵刃出鞘又回鞘的撞擊聲清脆得像是劃開黑夜的破曉:「灩兒妳這喜歡往角落跑的習性什麼時候會改掉呢,嗯?」
 
  「師父…」
 
  她稍微仰首,黑髮高束的女子甩掉斬下的雜枝枯葉,背光彎身朝她露出笑靨。晴灩看不清楚,可是那一定是很開朗的、讓人看一眼就能夠忘了煩惱與苦楚的神情。
 
  敕墨伸手摸了摸徒弟小巧的頭:「今兒個是妳生日,自己躲在這邊做什麼?快跟師父來大廳。」
 
  「嗯。」她搭上師父伸出的手站起身,偏頭偷偷吸了吸不知何時泛出的涕淚。
 
  藏劍女子牽著她的手不緊不慢地走在她身前一步,拐過廊角,明亮的嗓音又自上傳來:「灩兒,在想哥哥麼?」
 
  不待晴灩回答,她接著說:「記得我收你們當徒弟時,向你說過什麼嗎?」
 
  --你們喚我師父,事實上,我是把你們看作弟妹的。我知道你們有個親姊,未必服得我這自稱的姊姊,但我會真心待你們做家人,所以無論有什麼事,別再自己承下,千萬要記得敕墨的存在,盡量尋我麻煩吧。
 
  晴灩眨了眨眼,握住女子指尖的手悄悄地收緊:「記得。」
 
  「所以妳再掛記湮兒,無視我的話,我可是要吃醋的。」敕墨笑道,轉而又喃喃低語:「不過那木頭狼和倔性子,也真真讓人不省心…」
 
  「呃、師父!」晴灩有些慌,忙用兩手抓住女子前臂:「灩兒沒有那個意思,師父不要生氣!」
 
  敕墨鬆開擰住的眉,彎腰抱起已算是個姑娘家、個子卻還是嬌小如昔的徒弟,一躍而上,直接越過大廳屋頂落至門前紅階。
 
  聽聞尹文季然買下這片領地、大致完工後,做出的第一個要求就是這片佈上深紅的階梯。大家原本不明其意,直到那只羊拂塵一甩,踩著仙風道骨的步子穿過鐵衛們整齊劃一的「恭迎幫主!」時,才恍然明白,然後爭先恐後地上下鬧騰害鐵衛幾乎要失聲著造反。
 
  「灩兒擔心哥哥,可是真的沒有不理師父!」
 
  晴灩還在不放心地解釋。敕墨端起嚴肅的臉色,細細地將她從頭看到腳,又從腳看到頭,直到晴灩被看得結巴著住了嘴,才滿意地收攏雙臂,將小徒兒身子提高到與之平視。
 
  「好好,我知道,逗妳玩的呢。灩兒最喜歡為師了對不~」
 
  「嗯!灩兒最喜歡師父了!」
 
  「天策府那些糙漢子怎麼捨得讓你這甜得糖似的小娃兒操演那些軍活喲~」敕墨忍不住蹭蹭晴灩臉頰,直到懷中女孩發出咯咯笑聲才放她下地。
 
  晴灩抓著裙襬,有些無措地回身望她:「師父…」
 
  敕墨袍袖一揚,不由分說:「大家都在等妳了,快進去吧!」
 
 
  踏入大廳,呼喝與小煙花似祭典一般綻開。

  「壽星駕到!」
 
  「恭喜小灩又長一歲了!」
 
  「我們的小天策不只越來越能幹還會越來越漂亮哈哈哈!」
 
  「色鬼滾!小灩,戰寶迦蘭需要妳!跟我們一起去收割光頭吧!」
 
  那一瞬間,晴灩是真的忘卻了--層層壓在心中的孤寂與壓抑,都隨著那些純粹的善意與友好風輕雲淡。
 
  即使日後想起來,覺著有些對不住兄長與師兄、甚至娘親,可是更多的是感激。
 
  她從不認為自己沒有家。娘親離去之後,兄長就是她的家;師兄與師父出現後,她有了更多的家人--只是不免、還是會在無人陪伴的時刻,查覺到心裡那塊嘯著冷風的空缺。
 
  而現下的神州一頁,這些溫柔的聲音以及擁抱,已然是不可思議的溫暖避風港。
 
  「謝謝大家!」晴灩拿起桌上瓷杯,努力舉高著朝眾人旋轉一圈,一口氣喝下。
 
  「灩兒!妳還不能飲酒!」
 
  「臥槽誰喝了小爺的酒!」
 
  「臥槽楚少淮怎麼又是你!!」
 
  「墨姐姐求別拆房子,兄長會困擾…」
 
  「柳師姐都這樣說了,尹淵你快去擋劍啊。」
 
  「…妳哪來的信心認為我擋得住藏劍山莊的重兵…」
 
  「何方妖孽!竟想拆貧道的三千金!」
 
  「妖你全家!!」
 
  「幫主再見。」
 
  「幫主永別。」
 
  「幫主黃泉再會。」
 
  「幫主你要在奈何橋前面等我們啊。」
 
  「幫主你可能要等一陣子,有沒有什麼想要的現在先說讓我們給你燒過去。」
 
  「蒼天啊這群人良心何在!!」
 
 
 
  …至於晴灩不慎喝醉後是如何將李淵與晴湮的私事咆哮著宣傳的,成為了神州一頁除當事人以及練遙以外人盡皆知的秘密。
 
 
 
 
------------
望子生快!!
快別問我為何師弟弟的前笑後暖妳的前暖後笑(?)
還有妳們生日我都出差搞得次次都趕火車到底是什麼天意!!(把老闆拿起來摔)
兄長組的時間軸好像哪裡不太對可是拜託忽視,沒出場還中槍真是辛苦了(乾)
本來想讓小緹來跟師父互動一下結果發現這時她還沒入幫杯具啊!!
總之灩兒我嫁!!!(自重好嗎)
 
尹文家的孩子真的好好玩

  相關:
神州一頁 人設年代表整理by望子(晴灩)
神州一頁 幫會形象宣傳圖製作by華煉(練遙)
神州一頁 相思十誡人設&文章集散地 管理by阿叛(尹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