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幽嵐
  • 984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2

    追蹤人氣

[劍三]式燕

 
  神州一頁幫會大廳前的庭院,一向是供幫眾們交流感情、切磋武藝、溜馬曬寵物、追殺情敵(?)的暫時場所。
 
  不過今晚,原本還算寬敞的空地被擺上幾張大圓桌,圍繞著數十張板凳,自威武幫主至一般幫眾全數出席,蹭這頓來之不易的團圓飯。
 
  幹部與長老們自然而然地擠到了同一桌。噢不,是幹部與長老們,以及他們的家屬。
 
  蒼梧望著身旁敕墨一杯接一杯地喝下,完全不知道是否該阻止一下;說來也奇怪,他倆相處的時候,從未喝過酒,所以他竟不知道敕墨是這麼能喝的…吧?
 
  「姊夫。」有人小聲喚他,蒼梧便將視線暫時移開,轉頭望向旁座鬼祟地朝他招手的敕雲。
 
  「那啥…你確定讓師姊繼續喝下去沒問題嗎?」
 
  蒼梧尷尬笑道:「我也正在思考這問題。但目前看起來似乎還好。」
 
  「這你就不知道了,師姐她啊…」
 
  「阿梧。」
 
  兩人轉頭。
 
  敕墨英氣的黑眸轉著水光瀲灩,蒼梧被看得心慌意亂,正想開口詢問,對方突然迅雷不及掩耳地捧住他臉龐吻下去。
 
  「───!!」這是此起彼落的抽氣聲。
 
  李淵和晴湮默契良好、一左一右地擋住身旁妹妹的視線。練遙抗議著喊:「討厭!哥哥為什麼要遮我眼睛!反正又不是沒看過你和──」
 
  「小遙!」晴灩忙不迭打斷她可能會招來兩人殺身之禍(?)的口不擇言。
 
  敕雲嘖嘖:「提醒得晚了。」
 
  「哈哈!兇婆娘喝醉居然是親吻狂!這麼丟人的事等她清醒以後一定要好好嘲笑她!」楚少淮樂不可支,笑得狂捶敕雲肩背,後者被他捶一下差點吐出血來,登時又痛又怒吼道:「笑什麼!你自己喝醉做過更…」
 
  「啥?」楚少淮停下,眨眨眼。
 
  「…沒事。」敕雲鬱悶得想把自己埋到田裡。
 
  對面,未央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呼,隨即發現什麼似的噤口,小心地瞥眼坐在身旁的月弭。
 
  月弭卻像是什麼也沒聽到,低頭垂眸慢慢地啜飲自己杯中的酒。
 
  未央稍稍放下心,伸手去接月弭已空的酒杯:「公子,歲兒幫你斟滿…啊!」
 
  眾人轉頭去看陷入跟蒼梧一樣境地的未央。
 
  「原來習性也會遺傳?」歧凰撐著下巴,笑嘻嘻地打量被吻得全身都要紅透的未央,卻聽帝緹淡淡地開口:「弭和姊姊沒有血緣關係。」
 
  「…喂,讓你家這個有點幽默感好不?」
 
  咎漓挑眉:「小緹不需要幽默感,倒是你需要大一點的腦袋。」
 
  「………」
 
  不去理會哭著把臉埋到同門師弟懷裡的幼稚上司,咎漓端起酒壺,漾起溫柔得有點詭異的笑:「小緹,你喜歡喝這個對不?」
 
  「嗯。」帝緹把酒杯遞過來讓對方為她斟滿。
 
  好不容易掙脫兄長魔爪(?)的晴灩思索著要不要告訴咎漓自家徒兒酒量深不見底的事實。不過比起這個,李淵跟晴湮在酒量上的差異更吸引她的注意,雖然早就知道大概會是怎麼個回事兒。
 
  有人似乎不甘寂寞,趁著沒人注意爬上了大廳屋頂,叉著腰張狂地大笑:「哈哈哈我是最強最帥的幫主!你們全都要聽我的知不知道!」
 
  尹淵在屋簷邊扶額搖頭。墨玖一手擋住葉言雙眼,無視他「什麼?發生什麼事?」的問句,朝蒔花丟個眼神,嬌美的唐門少女心領神會,纖手一甩便將屋頂上那個幾乎裸奔的威武幫主用鎖鏈綁了下來。
 
  「有勞了。」
 
  蒔花提著某人腰帶動作俐落地交給尹淵。萬花接過時一個顛簸,方知自己大意了;比起這個,這看似纖細的姑娘力氣究竟有多大…
 
  「尹淵,」有人帶笑喚他,「今兒個是你生辰,那傻貨就先擱著,讓我們輪流敬你一杯吧。」
 
  「傻貨哈哈哈哈!!」楚少淮笑得翻下椅子。旁邊敕雲只得又扶著額把他拎起來:「都是喝醉的傻貨你笑個什麼勁呢…」
 
  尹淵雙足運氣貼地,讓整個傾頹在他身上的男人得以趴得穩當,這才一步一步挪到主桌畔。
 
  「先敬大家一杯。」
 
  他隻手拈起酒杯仰首飲盡,倒扣桌面:「尹淵福薄,能得諸位祝壽,不勝感激。但這傻貨…」微微斂目,看不清的眼神落在呼息均勻的純陽面龐上:「暫且還是擱不下。」
 
  「曬恩愛的燒死啊!!」某熊孩子已經醉得要燒死爹都不知道了。婕妤一扇朝他腦後搧下,繡花鞋尖優雅地踢踢應聲倒地的楚少淮,笑得一臉楚楚婉約:「雲兒,撿回去休息。」
 
  「是!姊姊!」被點名到的傢伙精神抖擻地扛著醉小鬼走了。可憐這姊姊至上的傻孩子完全忘了肩上那貨醉了到底會做什麼事,不語目送的儷月不無同情地想。
 
  「尹淵你繼續。」七秀接過身旁寡語的純陽適時遞上的茶盞,下一刻卻被牽引著依偎到他懷裡去,婕妤吃驚地回首:「雲飛,連你都醉了?」
 
  楓雲飛沒有回答,只是抓住她白皙的手腕開始細細親吻。眾人看得津津有味,紛紛舉起伴侶的手也想仿效,卻只得到伴侶們「做毛啊!」「你擦嘴沒?」「別舔得這麼猥瑣好嗎看看人家雲飛!」的強烈批判,於是紛紛舉杯和著淚痛飲。
 
  尹淵淡淡一笑,將尹文季然放到長凳上,動作輕盈地隨之坐下。未央不知何時已擺脫了月弭沒完沒了的親吻,側過來將紅蛋、壽桃等擺到他眼前,尹淵帶笑瞥她一眼,只見那難得卸下戎裝的女子臉頰仍是微紅。
 
  「楚大夫,多謝了。」
 
  「哪裡…」未央揚眸望他,略淺的眸色滿是真誠:「尹淵公子,願你福壽齊天。」
 
  萬花唇畔的笑意悄悄添上一層月色,朦朧了一直以來的清冷。
 
  依靠在肩頭的人似乎動了動,尹淵低首,看見自己的指尖讓人握在了手心,而後,十指交扣。
 
  和我一起老。
 
  直入心底的傳音如斯貼近,彷彿氣息都隨著拂過。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霸氣了?
 
  同樣傳語回覆,只是眼角忍不住輕輕瞇起,蓋不住胸口傳來的那陣悸動。
 
  抓你回來那天起。
 
 
 
  打鬧的眾人同時感覺到了什麼,不約而同轉頭去看他們的幫主以及壽星。
 
  「師父也醉了?」及時閃過兄長又一次遮擋的練遙迅速招過雙眼放光的晴灩與儷月,興致盎然地交頭接耳起來。李淵和晴湮對視一眼,無奈地搖搖頭。
 
  至少這次賣的不是我們。晴湮嘴唇微動。
 
  也是,我可不想再讓無關緊要的人看到你情動的模樣。李淵以杯掩口。
 
  再一次幫帝緹斟滿酒杯,咎漓挑眉:「寡廉鮮恥。」
 
  「剛誰誰和誰誰都親過了怎麼就不見妳這麼苛薄…」越說越小聲,時非識相地轉開臉,滿頭黑線地繼續安撫喝了酒以後更無理取鬧的師兄,後者正抱著他的腰邊蹭邊吼:「我可是很厲害的!很偉大的!你們都要尊敬我膜拜我愛慕我!小非非尤其是你聽到沒有!」
 
 
  將滿的月光灑落庭中,落在相擁而吻的兩人頰上,恰好明亮了未闔上的對眼中那抹溫柔。
 
 
 
 
---------------
於是尹淵在我這邊會跟尹文白頭偕老(無視親娘設定)
這篇前半很久之前就寫好了,想說今天應該沒事可以慢慢填,結果今天突然被叫去出差,到家都九點了…………
於是只能填成這樣,趕快趕在凌晨之前踩線,為此剛想乾脆把標題取成仙杜瑞拉好了(住手)
總之親家生日快樂!!
我想大概散宴以後你家三對都會滾床上去(欸)
 
淮雲已經提早在床上滾了


  相關:
神州一頁 人設年代表整理by望子(晴灩)
神州一頁 幫會形象宣傳圖製作by華煉(練遙)
神州一頁 相思十誡人設&文章集散地 管理by阿叛(尹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