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幽嵐
  • 986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2

    追蹤人氣

[ASK集中]情境,段子,以及塗鴉

 【情境】
問:今日是兒童節,你會送劍子什麼兒童節禮物030
龍:都多大年紀了拿什麼兒童節禮物。(喝茶)
劍:⋯⋯
穆:鳯兒這裡有前天剛拿到的龍首新裝紀念限量版等比例模型的試作品,本來只限儒門內部預定的,劍子先生想要的話
劍:(蠢蠢欲動)
佛:今天是清明才對吧。
眾:⋯⋯⋯
 
 
問:今日是兒童節,你會送(幕少艾)什麼兒童節禮物030
慕:呼呼,藥師眉毛白歸白,心還是很年輕的喲。
九:是喔,清明節快樂。
慕:...我家天真可愛的小阿九到哪去了(痛哭)
朱:他沒拿香插你頭就很好了。
慕:.........
 
 
問:劍子在你面前跌倒,他臨時一抓,居然抓掉身旁龍宿的褲子,你覺得龍宿會怎麼樣?
疏樓龍宿一甩煙斗,把老道的褲子也扯下來。
龍:扯平。
劍子仙跡嚴肅臉趴在地上,拂塵一掃勾倒龍首。
劍:這才叫扯平。
我:(微笑著走遠)
 
 
問:策馬天下在你面前跌倒,他臨時一抓,居然抓掉身旁師九如的褲子,你覺得師九如會怎麼樣?
師九如拉起策馬天下,溫柔地幫他拍掉身上的灰塵,牽著他離開。
師:策馬,走路要當心。
策:(羞恥的半哭音)我又不是故意跌倒的!
我:(拿著師九如的褲子回去送給小叛)
 
 
問:如果你看到佛劍分說在你面前跌倒了,你會怎麼樣?
等大師御佛牒離開後,把他仆街在地上留下的事業線痕跡做成拓印送給蕭蕭
 
 
問:如果你看到太史侯在你面前跌倒了,你會怎麼樣?
一邊大叫老師好一邊用滑壘的姿勢把自己塞進他腳下成為他的滑雪板,然後載著他滑向校長室
 
 
問:如果你看到龍宿在你面前跌倒了,你會怎麼樣?
一邊大叫女王好一邊把老道投擲出去塞進龍首裙下然後看著他們滑進豁然之境
 
 
問:寫出一句你可以想像到最肉麻的話,然後讓A角色對B角色說吧!
劍子:「小寶貝,看到你受傷那瞬間我的心疼得都要碎成千萬片了。」
龍宿:「不就汝刺的麼汝疼個雕。」

魔王子:「小寶貝,看到你受傷那瞬間我的心疼得都要碎成千萬片了。」
赤睛:「你不是在旁邊啃西瓜幫對手加油麼?」

玄覺:「小寶貝,看到你受傷那瞬間我的心疼得都要碎成千萬片了。」
元別:「我是先吐槽您根本看不到好呢,還是先吐槽您OOC好呢。」

師九如:「小寶貝,看到你受傷那瞬間我的心疼得都要碎成千萬片了。」
策馬:「...有外人在你別這樣好嗎...臥槽別摸上來都跟你說有外人在了!!」
 
 
問:若佛牒開口說話,你覺得他會跟佛劍分說說甚麼?
主人,能幫我裝個空調嗎,房間好悶
而且您上次把便當塞進來到現在還有油煙味
 
 
問:某日棄天帝醒來發現自己穿著美少女戰士裝,你覺得他會......
「吾兒快COS露娜陪為父(((o(*゚▽゚*)o)))
「乾你這老痴漢不要扒我衣服!!!!!」
 
 
問:經天子在茅廁蹲時~~~(用蹲即代表是在上大大,不是上小小唷,搖指道)忽然茅廁門遭人一開,經天子驚瞪,是悅蘭芳!!!你覺得經天子接下來會.......
經:哈哈哈哈我昨天特地去麻辣鍋吃到飽還挑你房間旁邊的茅房拉!臭死你!
蘭:(搖扇)金針菇要沖乾淨喔。
 
 
問:吞佛童子在茅廁蹲時~~~(用蹲即代表是在上大大,不是上小小唷,搖指道)忽然茅廁門遭人一開,吞佛童子驚瞪,是奈洛之夜-宵!!!你覺得吞佛童子接下來會.......
吞:啊,姥無艷穿著懶懶熊套裝在天上飛。
宵:(轉頭看)
吞:(瞬間擦拭穿褲沖水)吾騙汝的,傻寶寶。
 
 
問:如果_A_是貓的話,_B_肯定是逗貓棒!(請填空)
→如果太史侯是貓的話,佛公子肯定是逗貓棒
太:你用哪國的咖啡粉,為什麼我喝著頭都暈了?
佛:太史放心,只是放了一點木天蓼。
太:你個六根不淨的妖僧!!...(倒)
 
 
問:如果_A_是豆漿的話,_B_肯定是油條!(請填空)
→如果談無慾是豆漿的話,素還真肯定是油條
素:哎呀,師弟果然與素某絕配。
談:你的燒餅們在那邊等著夾你。
素:...........
***
阿蒼是米漿不解釋。
 
 
問:誰最適合「婚姻分析師」這個職業?(可參考:http://h.795.com.cn/6d025b95/a/17540.html
策馬天下:醫生,我丈...丈夫,他一天到晚散播大愛,而且從不拒絕任何人的擁抱和觸摸,我是不是應該找個牆頭讓他有危機感?
天險刀藏:你聽過亞當和夏娃的故事嗎?
策馬天下:...蛤?
天險刀藏:你聽過伊邪那歧命和伊邪那美命的故事嗎?
策馬天下:蛤?
天險刀藏:你聽過伏羲和女媧的故事嗎?
策馬天下:你到底要表達什麼?
天險刀藏:夫妻嘛,該用什麼方式維繫感情就用什麼方式。不說這個了,你看過流星嗎?
策馬天下:(敲昏醫生)我不該把買抱枕的錢拿來用在這裡的。
 
 
問:選幾個角色,讓他們各唱一首歌吧!可以打出台詞或者只有歌名(回答時請想像一下他們唱歌的模樣和音色)
Making loveout of nothing at all~」魔王子握著麥克風深情款款,散發出的費洛蒙恐怕能讓女性直接暈倒在地,可惜包廂裡沒人會受影響。
「真意外,這傢伙歌路居然是這種。」
赤睛替寒煙翠倒滿溫茶,挑眉:「他只是喜歡歌詞前兩個字。」
「………」
***
「快樂天堂…這誰點的?」
「啊,是我的。」師九如起身接過麥克風,「有沒有人能夠跟我一起唱呢?」
眾人默默把視線集中到某人身上。策馬天下自暴自棄地站起來:「大象長長的鼻子正昂揚…」
「謝謝你,策馬。」其實他不太會唱歌,凹不過大家熱情才點了一首。
策馬天下翻白眼:「才不是特地幫你,反正下一首就是我的歌了。」
──策馬天下則正好相反。他的嗓音率直、純粹,還脫不了稚氣卻更顯少年可愛,唱起歌來沒什麼技巧,但就是簡單好聽。
「好了師九如你可以坐下吃你的蝦味仙了。各-位-觀-眾-」策馬天下一腳踩上花崗岩製的大桌:「消える飛行機雲~僕たちは見送った~」
「矮由,宅宅界的國歌。
***
「ああ~津軽海峡冬景色~」神無月皺緊本來就擠在一起的眉頭。
「樹~枝~孤~鳥!樹~枝~孤~鳥!」草一色點頭幅度大到好像會落枕。
「苦苦的這一杯酒~蛋蛋地沒有滋味~」四非凡人深情地對著酒杯高歌。
「為什麼我得跟一群大叔出來唱歌啊!」三口劍一臉中二小孩不屑樣。寂寞侯看了他一眼,淡漠地取起桌上的麥克風。
Kiss me 危険な程~Kiss me 甘い口づけ~」
三口劍直接摔到了沙發下。
「身為軍師,時刻注意潮流是必要的。」寂寞侯清冷的嗓音讓人懷疑剛那個御姐唱腔其實是導唱來著。
「你注意的方向錯了吧!!」
 
 
問:你能不能把A的稱號和B的名字組合起來看看?(無關CP)例如:文武冠冕太史侯(欸)
出手金銀疏樓龍宿
十里波瀾任沉浮
小飛天赤睛
奈落之夜重生
神雀女帝莫召奴
三面長城四面佛
太陽之子東和馬
血榜第一人江戶川柯南
 
 
問:如果能挖掘一個角色的過去,你想知道誰的回憶?
【學海期刊特別報導:太史侯的今天起我們就是一年級青澀時代】
讓我們一同回顧還沒出家的某人是如何不著痕跡地死纏爛打,讓高高在上的資優生太史同學變成一見你就炸毛的傲嬌萌物!
現場直擊某人在太史宿舍裡的我自生來不蔽體、我妻自當不蔽體!
當年學海食堂的伙食如何養出亭亭玉立的太史與獐頭鼠目的東方!
(攝影兼整理報導:漂洋過海來拍你&愛因斯坦也早衰)
 
 
問:在路上遇到一個白色毛茸茸、大概像腳踏車大小的「東西」,會認為那是什麼呢?
咪吱
圓兒他老木
完全體也呆
龍宿曬在路邊的毛毛椅
龍宿曬在路邊的劍子
 
 
問:_A_ 只不過是_B_的表面工作,_B_真正地身份是一位_C_。(請填空)
道士只不過是劍子仙跡的表面工作,劍子仙跡真正的身份是一位美猴王。
劍:我是大聖,佛劍是唐僧,龍宿你要當悟能?悟淨?還是白馬?嗯不行你只能被我ㄑ(化作流星)
龍:吾助汝馬上飛往極樂。
***
攝論太宮只不過是棘島玄覺的表面工作,棘島玄覺真正的身份是一位官能作家。
元:(麻木地磨墨寫下棘島玄覺口述的內容)
玄:嗯...元別,此段吾略有疑慮,仍須斟酌。
元:(啊不就色情小說斟酌啥)...好的。--咦?(被推倒在床上)
玄:(一臉正經)懇請元別幫助吾實際操作,方能精準修改。
元:欸欸欸?!
 
 
問:假使 素還真 是一本書,你覺得"書名"是? 假使 談無慾 是一本書,你覺得"書名"是?
【大餅門】
看世代賣餅的素氏家族,如何以小攤子起家,歷經風起雲湧、改朝換代,將一境餅權江山攏於掌中?
預購限定【富爸爸,餅爸爸】小冊子,餅王親身教您厚黑理財學!
***
【後現代形男指南】
醜要醜得有形,廢要廢得出色,變裝更要走在時代尖端!視覺系教主秘藏的穿搭指南,您不可錯過!
百本限量【我在輪椅下的日子】附錄書,揭開教主領悟潮道的心路歷程!
 
 
問:如果_A_是警長的話,_B_肯定是流氓!(請填空)
如果伏嬰師是警長的話,朱聞蒼日肯定是流氓!
伏:站住。
朱:゚・*:.. ..:*( ´`)逃げろ~~
伏:都叫你站住了(  Д)#####←網
朱:工エエェェェΣ【´Д`●】 給人家機會給人家餘地嘛人家還想多玩一下~
伏:再讓你玩下去,蕭老爺子都要把警局翻掉了。你想玩?我可以跟你玩...( ̄ ̄▽ ̄ ̄) ニコッ
朱:...請務必把我關進牢裡il||li_/|_il||li
 
 
問:為幾個妳喜歡的角色配上聲優吧=v=
師九如cv三木真一郎
MIKI的聲音給我的感覺是:爽朗的時候超級爽朗,紳士的時候超令人心醉,溫柔的時候溫柔到超恐怖(就像師九如那樣)(刪除線)
策馬天下cv入野自由
MIYU...傲嬌少年第一把交椅!!!拜託你快點去配逼ㄟ羅Drama(閉嘴)雖然是少年音卻帶著高貴的質感,就像神隱少女的白龍那樣...啊不就他本人嗎( ̄ー ̄)
太史侯cv森川智之
曾幾何時帝王在我心中已經變成攻受皆宜...嗯,MORI的冷美人超讚!!!即使是女王也完全不會失去男人味,跟太史這種禁慾系的爸爸(!?)最搭了(●´`)ノ
魔王子cv鈴木達央
先聲明一下我不喜歡某王子(喂)只是達央演這種看似正經的中二神經病很上手,我相信憑他的演技可以駕馭這個角色-y(Д)oO
談無慾cv笹沼堯羅(笹沼晃)
小晃真˙貴族聲線,詳情請聽APH的奧˙地˙利。纖細高雅像水晶一般美麗還帶點神經質的音色,正適合脫俗仙子(●´艸`)
赤睛cv立花慎之介
怎麼說...立花的聲音...會讓人很想被他踩著然後用言語污辱(欸)具體的說像是女王屬性的眼鏡智囊角色吧(*´д*)
地者cv野島裕史
這完全是私心。哥哥的聲音非常清爽,標準的好青年音;但是哥哥的受役幾乎全都是聖母型角色所以讓他配馬麻會很適合・:*:(*//////////*):*:
 
 
問:試想一下穿越後遇到自己本命的狀況
幽:(摔在涼亭頂掀翻整排瓦片再滾到地上)
龍:......
幽:(在瓦礫堆裡苟延殘喘)
劍:......龍宿,你有客人。
龍:吾不記得吾有葉口月人的朋友。
劍:她頭頂很正常,看起來不像葉口月人。
龍:吾也不記得吾有翼族的朋友。
劍:她頭上沒翅膀,看起來不像翼族。
龍:吾直接說了好麼?天橋、上天界、萍山、霓羽族、九天之頂、白色便當天神,吾全都不識。
劍:龍宿,你真的沒朋友耶。
龍:.............
幽:(聲嘶力竭)龍、龍首有劍子大仙就夠了!
龍:!?(臉紅)
劍:喔?(暗爽)
幽:因為劍子大仙一損抵萬益!!
劍:.............
從此再也沒人見過幽嵐
 
 
【段子】
問:舉出三個CP,給他們三種不同的接吻方式吧!(其他幾種在另篇)
【蒼談】
不是沒做過這種事,但每回對方的神情還真令他如何也看不厭。
月才子斂下眉目來。微亂的銀髮絲縷被淡黃長睫勾住,惹得刻意遮掩的眼神更加朦朧不清。
「別看。」
「好,不看。」
他閉上眼,紗質的袍袖窸窣摩蹭,微冷觸上面龐,秉住氣息的同時柔軟貼近,只是一瞬,又快快地離開。
「僅只?」
「足夠。」微微皺眉睨他一眼,逕自拂袖而去,留下六絃之首立在原地,忍不住地綻開一抹笑。
 
 
問:覺得自己萌著的CP最冷的是哪個?何不用個小段子推廣下(ry
戰龍紋離開後,香獨秀在原地坐了一下,閒適自得的面目上緩緩揚起笑意。
好了,該去把人放下來了…再吊下去好像真的會死。
香獨秀起身拍拍衣擺上沾到的塵土,微皺眉頭,忽然生起直接回蕪園洗浴的想法。勉強壓下那股不斷鼓譟的念頭,他掉頭往方才的來路走去。
集境雖然不富有,景色之美卻與苦境不相上下,然而香獨秀無心欣賞,只是憑著印象前行,終於在前方不遠處看見一抹垂落在樹叢間的不協調色。
那抹不協調,居然一點動靜也沒有。
香獨修心中一緊,難不成真死了?快步上前托住那副不算輕盈的身子,將人卸下一看──
照路明原本緊閉著眼睛,此刻卻睜得大大的,驚愕地瞪著他。
「香…香樓主?」
「耶,吾就說吾的手勁可從不曾出錯。照路明,你既然還沒死盡,好歹也掙扎一下。」
照路明的眼神默默轉變成集境中人遇見香獨秀時特有的無奈和空茫。
「那你把我掛回去,我掙扎就是…」
「慢,慢,吾費了這麼大力氣掛你上去又放你下來,你還要吾再掛你一次?你這個人還真是難相處呢。」
「………」讓我死了吧。照路明翻白眼。
「香樓主究竟要如何,可以直接言明嗎?」
「自然是救你,你看不懂嗎?」香獨秀看他的眼神好像是在跟一個智能不足的傢伙說話。
「什…為何?」照路明腦袋一片混亂,蕪園樓主香獨秀這個人實在太難了解了。
香獨秀眼中的鄙視更明顯了:「難道你想死?」
「不想,但你方才分明就要致我於死地,你也應該這麼做。」照路明說這話時有些艱難,畢竟要承認自己該死不是件容易的事。
「如果我有殺你的念頭,你現在怎可能還好好的在這裡跟我對話。」香獨秀伸手扯了一下,照路明頓時重心不穩地倒向他,這才發現纏繞在自己頸上的白綾兩端被掌握在香獨秀手中。
「你、」照路明驚慌地想穩住身子,那邊那人卻完全不給他站好的機會,又是一扯就直接把人攬進了懷裡。
「嗯,很香。」香獨秀很是滿意地嗅著照路明身上的薰香,果然如他料想,天機院裡除了太君治用的蘭香以外,就屬照路明的桂香最合他心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