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幽嵐
  • 984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2

    追蹤人氣

[布布]こえ

  
 
  策馬天下撐著臉坐在桌邊,對面的男人正優雅地吃著他帶回來的蛋糕。蛋糕是家政課的作業──天知道男生為什麼也得上家政──策馬天下嗜甜,偏偏今天不想吃,做蛋糕的時候就自然地放了抹茶粉跟減半的細糖,領回成品的時候才想到這不擺明著要給師九如吃的嗎。
 
  這男人果然跟京都一類的超契合,明明是外型不怎麼樣的蛋糕硬是給他吃出高級甜品屋的氣氛來。哎、那個滿足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師九如你不要連吃個蛋糕都這麼萌好不,簡直跟魚丸子塞給他的那個什麼BL Drama裡那個愛吃蛋糕的「受」一樣…
 
  「多拉馬?」
 
  咦?
 
  策馬天下驚醒。師九如不知何時已經享用完蛋糕,將叉子擱在空盤上,稍微側頭望著魂不知道跑哪去的他。
 
  「那是一種馬嗎?」
 
  「不是!!」緊張過度的策馬天下整個忽地起身,身後的椅子碰的一聲後仰在地。
 
  「…策馬?」
 
  「你、你幹嘛偷聽別人喃喃自語!」
 
  「我沒有偷聽…」你講得很大聲。
 
  「反正、你不要知道啦!」死命將腦袋裡殘留的drama內容刪除,該死的魚丸子!說什麼有好東西要分享給他,還要他跟師九如一起聽之類的,他聽到一半才發覺不對勁,幸好在關鍵之前緊急煞車…嘛雖然劇情是不錯…
 
  「策、馬-」
 
  策馬天下猛地退後三步,面色慘白地看向師九如──果然…某人的藍眼睛裡燃起了不得真相絕不熄滅的求知之焰。
 
  慘…
 
 
  將drama檔案丟給師九如之後藉著要去洗澡的名義在浴室裡蹲了一個小時,直到覺得自己再不出去會成為史上第一個沒有瓦斯中毒也昏迷在浴室裡的傢伙,策馬天下才磨磨蹭蹭地開門,頂著毛巾一路溼漉漉的衝回房間,然後發出一聲慘叫。
 
  「師九如你為什麼在我房間!!」
 
  戴著耳機的男人一臉無辜地將旋轉椅轉向他:「因為策馬給我的這個檔案只能用電腦聽。」
 
  「你自己房間有電腦!」
 
  師九如微笑:「好吧,其實是我聽不懂,所以就在這裡等你洗好澡出來。」
 
  「我不是把翻譯都丟給你了嗎!對照著看啊大哥!」
 
  「可是,」師九如偏首:「完全不懂的話,也根本無法對照,不是嗎?」
 
  策馬天下扯下頭上的毛巾,一臉驚愕地俯視師九如:什麼?五十音和簡單片語不是基本常識嗎?(←並不是)
 
  「所以,麻煩你幫我解說了。」男人帶著笑拿下一邊的耳機,遞向他:「啊,還是直接用音響放比較方便…」
 
  「啊啊啊拜託你千萬不要!!!」
 
 
  「前輩,喜歡我做的蛋糕嗎?」
 
  「嗯。非常美味。」
 
  「那…我一直做給前輩吃,好嗎?」
 
  「啊…」
 
  「──喂!」策馬天下忍不住怒吼:「為什麼連『啊』都要我翻!師九如你腦袋有在運作嗎!」
 
  「呵呵,抱歉。」師九如放下毛巾,伸手撥撥策馬天下半乾的髮:「我幫你吹乾好嗎?」
 
  「現在正在關鍵的地方耶!…欸、」不對,他這麼認真幹嘛,師九如不聽不是更好嗎?
 
  「那就不吹,我把你房間冷氣溫度調高點,才不會著涼。」調整完掛在牆上的冷氣遙控,師九如小心翼翼地用不會拉扯到耳機線的動作重新坐到少年身邊。
 
  『前輩,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
 
  策馬天下咬牙。
 
  「前輩,我喜…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
 
  師九如你幹嘛側臉過來看我!我在翻譯不是在跟你告白!
 
  『……嗯。』
 
  然後是類似吸吮的聲音,雖然沒聽過,策馬天下也猜得出兩位主角正在接吻。話說師九如到底把冷氣溫度調多高?為什麼他覺得有點熱?
 
  『前輩,你真可愛…』
 
  「前輩你好卡哇伊。」總不會連卡哇伊都不懂吧。
 
  『我想要你。』
 
  「我、」
 
  持續翻譯的平板音調無預警地停止。
 
  「策馬,你的臉好紅?」
 
  清爽的氣息突然傾近,策馬天下正心慌意亂想著要不要按下停止播放鍵,結果又一次反應過當地彈開了三尺遠。
 
  「你、你現在不要靠近我!」
 
  「但是你體溫似乎有點高,果然還是…」師九如擔心地伸手去觸他的前額,策馬閃身,正好耳機裡一聲抽氣,兩人不約而同頓了一下,然後就聽見近似痛苦又愉悅的喘息以立體聲放大。
 
  「……」
 
  「……」
 
  一陣沉默。
 
  師九如先開的口:「策馬…」
 
  攤坐床上的少年垂著頭,雙手覆在自己臉上,聲音頹喪:「…不要過來,拜託。」
 
  對方並沒有聽從他的哀求。等到他驚覺的時候,師九如已輕悄地爬上床畔來到了他的耳邊。
 
  「策馬,有感覺了?…」
 
  平日溫柔沉靜的聲線去掉喉音,只餘沙啞的吐息,竟魅惑得驚人。
 
  策馬天下嚇得想捂住耳朵,但不知道為什麼,身體僵硬得動彈不得,全身的機關都停止了運作,只剩下關閉不住的耳孔,以及無法控制的生理反應──
 
  師九如修長的指滑上少年白皙頸側,沿著肩線的弧度推開了寬鬆的領緣。drama早已結束情熱片段,繼續向正經劇情邁進,但他們已無心去理會。策馬天下在男人指尖滑過胸前時狠狠一顫,價格不菲的耳機隨即脫落,掉進被單凌亂的折縫裡。
 
  「耳機…」
 
  伸長欲撈的手被抓住,指膚上異常柔軟的觸感伴隨低沉卻清晰的語音襲上:「這種時候,除了我以外什麼都不要想,好嗎?」
 
  策馬天下微顫著任自己的另一隻手也被拉開,與身軀一同被按到被單上。男人烏黑的長髮散開,落到他頰邊,卻遠不及下一句貼在他耳畔的低語酥麻。
 
  我想要你。
 
  少年腦袋一瞬空白,而後絕望地閉上眼。下身明確的溼熱感告訴他,他的情人,有著比任何聲優都要來得勾魂的聲音。
 
 
 
おまけ
 
  假日跟著師九如回本家,師九如一進門就被拉去應酬他那一大票親戚,策馬天下只好自己摸到書房裡面。正巧白璇璣在整理,策馬天下便搭上手,幫她搬搬書箱之類的。
 
  「梅姊,」策馬天下看著架上一排日本原文經典文學,書皮是一整套硬底燙金,居然也大半被翻看得有些舊了:「原來妳日文這麼好喔?這些我都還沒辦法看。」
 
  白璇璣順著他的視線看上去:「不是的,我不會日文。那套是九如的,他可是有日檢一級的證書喔~」
 
  「……欸?!」
 
 
 
───────────────
師九如cv三木真一郎
策馬天下cv入野自由
 
請自行代入(?)
 
因為這篇基本上沒燉到所以就沒標R18,雖然我最近滿腦子都是男人跟男人的OOXX(喂
師策其實很適合寫攻君溫柔地磨到受君受不了哭出來要他進去的情節(閉嘴


下面繼續放題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