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幽嵐
  • 995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2

    追蹤人氣

[劍三]二小姐與她的嫁(ry

 前置:
 
<角噗>藏劍之約
<角噗>西湖月夜
<段子>
 
 
【未知‧執子之手,與君百年】
 
  春日的藏劍山莊。
 
  蒼梧站在雕飾得富麗細緻的廊下,安靜地等候著進去更換衣裝的敕墨。
 
  前日,少有要求的敕墨難得開口要他與自己一同回莊,說是莊裡來了信鴿,有批上好的春釀請二小姐回去一品。敕墨言要帶幾罈回神州,希望他來幫個手。
 
  我雖氣力不小,可也只有兩隻手,抱不了這麼多呀。敕墨笑著說,他明知酒罈最後會由馬匹背負,仍是毫無異議地跟了過來。並且,昨日在風光明媚的西湖畔…
 
  蒼梧垂眸笑了笑,笑是無盡的柔和。
 
  現下正是暮春,漸漸要進入夏日的氣候。還未炎熱,空色倒已轉為明亮的藍,不見幾朵雲絮。
 
  隨著敕墨在偏堂享用過午膳、品味過佳釀後,敕墨讓他自己四處逛逛,逕自入了內室去換掉有些染塵的衣裝。
 
  蒼梧依言將山莊繞過一遍。藏劍山莊不負盛名,處處可見不同於北方大氣的秀雅,鵝黃綾羅如水垂落,稍有風來便飄然搖動,蒼梧駐足欣賞,眼前浮現敕墨衣袖飄動的身姿,唇角不禁又揚起。
 
 
  與敕墨初識,不意外地是在天策府。那時他受了傷,儘管不願也只能從前線退下,回到府內靜養。敕墨領著帝緹到天策探視月弭,而他是在井邊幫了打不起水的帝緹一把,於是見著了隨後趕來的敕墨。
 
  他正好要洗身,因此上身光裸。而那一眼即知是大家閨秀的美麗女子卻絲毫不在意,只看著他笑道:閣下與我一位朋友真有些相似,方才差一點認錯人了。
 
  表情木然的女娃兒輕輕說了一句,木頭哥哥。
 
  而他看見女子靈秀的眸中一閃而逝的疼痛。
 
  就這一眼,令他難以忘懷。
 
  女子向他問了名姓,道過謝,然後自報家姓。將要出口卻不知為何頓了一下,最後脫口而出──
 
  『惜墨,我叫葉惜墨。』
 
  於是他進入神州一頁後,才發現女子只對自己提過這個名字,於是改口稱她「墨墨」,而不是隨著幫眾喚她「敕墨」。看似為了親暱,其實只是順著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的心緒。
 
  大概是、想保有這個專屬於他的秘密吧。
 
 
  「久等了。」
 
  清脆的嗓音喚回游離的思緒。蒼梧放開抱在胸前的雙臂,抬眼,立時愣在當場。
 
  輕盈紗袖,淡紫緞袍,棉與金絲錯織而成的束腰,以精細花紋曼織而上的鞋。盤成雲狀的烏絲上搖曳著不算華美卻小巧雅緻的金簪,眼前帶著輕快笑意的,竟是他從未見過的紅妝敕墨。
 
  敕墨望著像是太過訝異而發不出言語的蒼梧,有些得意地展袖:「記的沒錯的話,這是我第一次在你面前穿著女裝。」
 
  蒼梧點頭,敕墨又笑道:「而一眼就看穿我女扮男裝的,你是第一個。」
 
  「嗯?為何…」蒼梧不解。在他眼裡,即使身著男裝、豪快爽朗,敕墨自始至終就是個女子。而──美麗的女子他見過不少,可他現下卻覺得敕墨比任何紅顏都來得令他心動。
 
  「倒是,妳怎會突然做此打扮?」
 
  敕墨笑而未答,忽而轉口問:「蒼梧,你…喜歡我哪一點?」
 
  突然被這麼一問,恁是沉穩如他也有些反應不過來。但敕墨似乎沒真要他回答,逕自說下去:
 
  「你知道李淵的事吧?」
 
  聽見這個名字,蒼梧既是熟悉又滿懷複雜地內心一沉。初見時小緹脫口而出的「木頭哥哥」、以及敕墨一瞬間黯淡的眼神,在他見過李淵、以及看見敕墨望著其與晴湮身影的目光之後,恍然明白。
 
  「我知道。」
 
  他不否認,也許也是這般同情與心疼的感覺,讓他對她的關心逐步加深,終究成了「喜歡」。只是沒想到敕墨亦然──兩人像是面對面一步步走向對方,而非唯有他單向的情感。
 
  「自從明白他與湮兒一起後,我消沉了很長一段時間。那段時間為了轉移心緒,我埋頭練起廚藝,而小緹什麼也沒問就陪著我到處蒐集食譜、庖解食材。所以,她武藝的進展以及我烹飪的技巧說不定還要歸功於此事…」說到此,女子稍歛笑容,輕嘆了一聲:「那時想,得埋著這份情感,終老一生了。」
 
  蒼梧覺著胸口隱隱悶痛。
 
  「直到,撿到了小米──然後,遇見了你。」
 
  敕墨的語氣頓然一轉,像是破開了濃重雨雲的日照。
 
  「對不起,一開始,我多少懷著透過你思念他的心緒,然而與你熟識之後,就發現了…你跟他完全是不一樣的、無法作比較的兩個人。不知不覺中,你在我心中所佔的份量,漸漸地大過了李淵,於是我想,每個人都有屬於他的那一個人,上天若注定李淵與湮兒屬於彼此,我該緊緊抓住的,一定就是你了。」
 
  「墨墨…」心中的感觸千迴百轉難以言喻,蒼梧不知該說什麼好,只能輕喚著她的名字。
 
  「阿梧。」
 
  忽然使用了極為親暱的稱呼,敕墨緩步走近男子,白皙的雙手輕輕握住那雙總是溫暖守護的手。
 
  「我是惡人谷的人,無時無刻不能鬆懈對浩氣盟的警戒;若你在我身邊,即使那群自詡正義之輩號稱不會傷害中立份子,仍有受牽連的可能…」
 
  蒼梧一笑,回握住她:「無妨,蒼某有能力自保;且無關陣營,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妳。」
 
  敕墨像是稍微放下心,點了點頭:「我不使用本家姓名,等於拋去了原本的身分。身為敕墨的我既不是藏劍山莊的二小姐,也就不能持有葉家的優勢,只是個普通的藏劍弟子。」
 
  「何需在意,我也從來不是什麼世家大族的貴公子。」
 
  「──在我心中,最重要的是神州一頁、藏劍山莊以及惡人谷,親愛之人的排名可能永遠在這三者之後,如此,你也不在意嗎?」
 
  蒼梧露出了然又無奈的表情,笑意中帶著寵溺:「自傾心於妳,這件事,我早已有所覺悟了。」
 
  「那麼,讓我嫁予你好嗎?」
 
  敕墨的聲線從不是江南姑娘該有的那般軟儂甜細,而是偏低如冷泉,娓娓道來時就如潺潺細流似靜謐、威嚇時則有如奔瀑直下。此刻這句話輕描淡寫而出,蒼梧下意識回道:「好。」
 
  ……嗯?
 
  方才、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弄錯了?照理說,這種大事該是由他──不,重點好像不在這,但、
 
  「太好了,」女子揚起如花盛綻的笑顏:「那就趁此去拜見師父和暉叔,告知他們這個消息吧。啊、你跟著我稱呼他們叔叔就行。」
 
  「呃、我說、墨墨…」蒼梧額際冒出冷汗,明明是自己也驚喜不已的事為什麼有種勢成騎虎的感覺?
 
  「嗯?」
 
  「…我愛妳。」憑著一股不甘心的衝勁吐出這句話之後,一張俊挺的臉馬上燒紅。幸好聽見這句話的對方也瞬間雙頰飛紅。
 
  「謝謝你,我的狼。」明明紅著臉,敕墨還是以瀟灑得令全天下男子挫敗的姿態拉近蒼梧,在他唇畔一吻。
 
  做不出同樣事情的蒼梧只好默默地吞下這樣的挫敗感,讓敕墨牽著他前往主廳。
 
 
 
───────────────
…其實換女裝只是因為墨墨覺得被告白的時候穿的是男裝有點那啥,所以她求婚的時候想要正式點(爆)
蒼梧真是好男人…親愛的更是好ㄋㄢ…好女人……好、好老虎(???
為了達成我的心願把一句「林北尬意哩」硬是接成長長的告白噗然後昨天還被我拐去純陽解同心鎖接著拖到藏劍拍動作片(並沒有)
用內建的表情接成這樣的我們究竟是
阿梧表示沒有動作好可惜(???
所以我們來動作一下(不是這種動作好嗎)
總而言之最重要的見家長有辦了(爆)
 
於是恭賀墨墨拐回藏劍山莊二姑爺
 
 
話說如果這是一款戀愛養成遊戲的話那二小姐的可攻略的BG向對象全都是天策軍爺會不會太悲催(ry
GL的話倒是天策和七秀、七秀還有七秀…咦
只好去把莫莫、蘭師妹、若宵、鈴蘭收進薔薇新娘裡了這樣就全門派攻略(住手)
 
相關:
【神州一頁 人設年代表】整理by望子(晴湮)
【神州一頁 私設角噗】整理by小叛(尹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