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幽嵐
  • 9859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2

    追蹤人氣

[整理]愛文推薦

把喜歡的ACG衍生稍微整理一下,順便也是推廣?XD
這裡當然不是全部,只是手邊有存下來的文章而已…以後或許會一點一點增加吧。
有興趣的話把題目餵給辜狗大神應該都可以找到*^_^*
 
我偏愛冷CP這點大家應該都知道所以要是被炸到請不要來討醫藥費謝謝(溜)
 
 
獵人HxH
【無關幸福】SEMON (西伊)
請帶我離開。
請帶我離開。
這句話藏在他心裏,一輩子都沒有說出口。
 
【NOW , AND FOREVER】SEMON (西伊)
當伊爾謎抬起眼睛的時候,西索清晰地看見他的眼睛裏流出了一滴眼淚。
只有一滴。
那一滴晶瑩透亮的液體從伊爾謎的眼角滑下去,滑下去。西索猶豫著是否要去接住它。那滴眼淚順著伊爾迷的臉頰,唇角,下頜,沿著他平時吻著的那些痕跡滑下去,落到地上,砰然粉碎。
 
 
網球王子POT
【八卦王子A to T】秋日狂想曲 (AT)
他突然想起,那個人的頸間空蕩蕩的,前些日子戴著的那條銀色的項鏈,如今已不知去向。
奇怪地,心也一下子跟著,變得有些空蕩蕩的。
為什麼呢。
 
【遍地梟雄】祭司 (AT)
這是黎明前最黑最靜的時候。
禁斷之愛,在這個漆黑的城市綻放幽暗之光。
一個吻,足以傾城。
 
【15歲的夏天】Summerkwoh (AT)
用放棄用犧牲來鋪平抵達夢想的道路,用擔當用責任來不辜負自己不辜負別人,這樣的路我們走的堅定,卻也忍住了偶爾的脆弱。
還有那些不可言說的那些東西。
在這一刻,手塚的目光觸到跡部眼神中的溫暖,都明朗開來。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風的囈語(栖云) (AT)
他的手指深深地嵌進Atobe的肩頭,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抵消那種莫名的渴望和心酸。
Atobe,如果你不能醒過來,那我要花多少時間去等你呢?一年兩年,還是五年十年,還是一百年?等你慢慢長大,我是不是已經老得不成樣了,那你還會愛上我嗎?
 
【古卷】祭司 (AT)
  他們抉心自食,找到了屬於他們的信仰,如同1947年,兩個牧羊少年,發現先賢泣血封存的死海古卷。
  生命當如古卷,懷著對彼岸世界的敬畏,記錄此世的愛與信仰,守望著昭寫真誠燃燒的靈魂之火。
 
【任務72小時】風的囈語(栖云) (AT)
他閉上眼睛靠了一會兒,忽然說:
“跡部景吾大爺家產上億,在11區有個X最華麗的遊樂場。
“跡部景吾大爺未來要當將軍。
“追求者無數,但跡部景吾大爺還沒有答應任何人。”
他偏了偏頭:“手塚國光,不管和他一起生還是一起死,你都要感到榮幸。”眼睫遮不住青色眸子琉璃一樣的光華──
“所以,如果他要是猜錯了,你也不能說他笨。”
 
經典未看:【Allemand, Tokyo】【At the End】【一代人】【十月】【我愛芳鄰】【止戰之殤】【璐珞耳釘】等等
 
 
棋魂
【日照藤花】水谷和哲 (良識)
圍棋如人生,若想到達反璞歸臻,不滯於外物的境界,需要經過多少痛苦與磨礪? 
斂去鋒芒,潤涵萬物,擁有自然渾成的氣度與胸襟,這又需要多少歲月的洗禮與沉澱? 
收發自如,應變隨心,超越勝負的執念和世俗的一切禁錮,對於一個棋士,那需要有怎樣純粹的理想與執著?
 
 
【水月天牢】颯姬 (封曉)
任何時候看他,都是這種感覺。
仿佛天地間只剩他一個人。
整個世界都被割走了,或者時間已經過去一萬年。一切都尚未開始,或者所有的歷史都已結束。
卻還有他在這裏,兀自美麗著,卻毫不自知。
 
 
七武士SAMULAI 7
【源】【比翼】【鴛鴦】少淵 (勘七)
人都只有一顆心,而他的心,已經不在了。
那時沒給那人的答案,他暗自覆誦了無數次。
──為了與您,一同站在戰場上。
 
長安幻夜
【誰辨他鄉與故鄉】Adrian Kliest (端李)
人潮中每一個人的目光都注視著皇城上空爆開的錦繡煙花,歡聲笑語恍如天上人間。紛紛的議論帶著濃重煙火的氣息飄進耳朵和鼻間,那種喜悅和溫柔幾乎讓人心口都不由自主地痛了起來。李琅琊濃黑秀麗的眉目微微斂起,卻仍是沒有斂住在這苦寒歲月中蓄積了太久的淚水。不過他還是笑了起來,笑裏帶淚,卻格外清朗。
 “端華……”
長街喧囂,宮闕華彩。燈海如晝,歲月輪轉之間又恍如舊年。
 
【歸酒望河山】蒼山葛雲 (師雪)
“你沒時間沒關係。”他笑得魅惑,下一句話,醞釀半天,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這是為你放的,是屬於你一個人的。
卻沒想到,這一句,再也沒有讓他聽到的機會。
哈哈,無事何必化淒涼?逝者已矣。
他們這些活著的人活受罪,已經沒有必要讓死去的人知道了。
想讓他知道也不可能。
因為,人間無驗,返魂香。
 
 
APH
【再見,1990】貓主席 (普奧)
社會總有一天會不再需要國家的形式,我們總有一天總要化為虛無。
而我,只是比你早走一步。你可記得那個金紅發色五大三粗,一副鄉下口音的愣小子薩克森?還有勃蘭登堡,巴伐利亞,圖林根。他們在被我吞併之後作為人的形體也隨之消失,那時候你還統治著歐洲最繁盛瑰麗的王朝,你可曾為他們流下眼淚?
 
【Edelweiss】揆 (瑞奧)
是的,他無力阻止,這和所有他主動切斷關聯的事物並沒有什麼不同;但是直到現在他心底深處仍舊執迷不悟的相信,在一切毀滅的盡頭,仍舊有著那一片盛放著白色羽絨的花海,而那個因為遊歷得太久而變了模樣的男孩,終將微笑著回來……
 
【莫比烏斯】淇奧 (普奧)
他從未見過羅德里希如此直接而激烈地表達過感情,紫色眼睛的青年總是悠閒而平靜,注意力好像總也不在該在的重點,面對他時則總是傲慢又冷淡。他們誰也想不到有一天竟會如此親近。他們像仇恨空氣一樣死命地擁抱,什麼也不去思考,只是用盡一切力氣想要更加接近。
 
 
四大名捕
【氣潔】終生未許 (鐵無)
    無情的房間裏有種氣味,鐵手很受用。
    不是檀香。
    也不是花。
    不是香。
    ——像浸過冷水的竹葉子,像摻了落英的冰碴子。
    像房間主人的衣服。
    無情是個連最輕軟的白衣都可以穿出棱角來的殘疾男子。
 
 
仙劍奇俠傳四
【未結】擂文 (雲紫、霄青)
紫英最後伸出手,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裏。
悄悄的,十指相扣。
他們從來就是這樣,輕輕地碰觸,總是悄悄的錯過。
“我慕容紫英這一生已然無悔,只是……要是能一直如此,一直如此……你可明白……”
牽手。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只是我們,錯過了。
 
【情衷】芥末 (玄紫)
玄霄見他如此,淺淺笑道:「如果我只是凡胎,如韓菱紗一般終歸要墜入輪迴……怎樣?」
紫英閉了眼,「以此而論,紫英也非不壞之身,千年百年,總歸一死。天道循環,各隨緣法。」
玄霄看著他,神色之中漸漸流露一股寂寥坦然神色,終於說道:「各隨緣法……說的好,你……」
他話沒說完,面前青年慢慢仰頭,眼眸之中泛出一絲難以言說的激烈神色,紫英與玄霄目光相接,終於縱身撲進男子懷中,雙臂緊緊抱住玄霄瘦削軀體。
「然而今生今世……紫英與師叔,自然同生共死。」
 
【有所不為】芥末 (玄紫)
紫英記得自己與玄霄在一起的那一天,曾經無比笨拙得鄭重對那人說道:師叔,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紫英的原則秉性,即便是今後日子,也並不會改。
那真是世上最煞風景的話,然而男子只是看著他神光穩重的眸子,低低地說:“罷了。”
當青年忍不住走了過去,從後面輕輕地抱住男子的腰背,玄霄回頭看了他一眼,眸子裏竟帶著一絲急躁不堪的怨艾。 
男人想自己驕傲了一輩子,回頭想一想,竟從沒有一件事,拗得過這個老成的青年。
 
 
風色幻想五
【Binary Wings】拂月 (西韓)
面對甘心封住自己的羽翼困在籠中的鷲,無法放棄遼闊天空的鷹只能默默地遠遠地守護著伴侶。
他是心甘情願的,只是永遠都不會滿足。
 
 
艋舺
【我們的青春】雅洛殤 (佑龍)
興許,付出的背面並不總是回報,那也可能,只是一段傾盡所有僅為與另一個生命抵死交纏的虛幻妄想。又或者,那是一種心知肚明卻始終不敢回應的卑微懦弱。
 
 
歷史
【辟芷秋蘭】藍光 (懷屈)
屈原屏住了呼吸。他鬆開緊繃的肩膀,兩人的身軀相貼,他也回抱住楚王。
時間彷佛暫停了,戰爭彷佛消失了。只剩搖曳的燈影,還有被南風拂動的珠廉是活的。
那陣方才嗅見的幽香又遊散開來,是木蘭花和菊花瓣的氣息。屈原嗅見了,芬芳是從王的懷裏散播開的,他還看見王的裳間裝著一個小錦囊,想必花瓣就裝在裏頭吧。原來,王一直以來都沒有離棄這些香花嗎?
 
【鴛夢】眉如黛 (徹遷)
我問,為什麼句子要加上曾經。
鳥答,不是很容易理解嗎?越是重要的人就越容易忽略,越是重要的事情就容易忘記。
鳥說,那曲子是曾經的他為你寫的歌。
情歌。
那曲子叫鴛夢,一個好名字。
 
【司馬】古木 (徹遷)
——其實,我心裏是個高傲的人,我沒有謙虛跟已經這麼了不起的師傅們說我做不到,我很高興、我很相信,我可以沉默一輩子,甚至可以幾百年都不為人知,但我就是知道總有那麼一天,我所做的事我所取得的成就我這個人會成為一種標誌,就像你,皇帝陛下,你將成為大漢朝的標誌一樣,我也會閃閃發光都留在我的世界裏。
 
【請君回眸】盼心盼星 (瑜亮)
已是許久未彈此曲,自得此琴。
也許自己只是害怕,僅是何等的心願,於此音,再也不可得。
──請君回眸……
琴弦應聲而斷。
 
【東.南.風】allthepast (瑜亮)
原來那些記憶從來就沒有離去,只是藏得深了,閘門一打開,往事如此鮮活。
“瑜不是玩笑,先生之才,早晚揚于四海。”
“其實,我們本可以做朋友的。”
“那我可不可以叫你孔明?”
月光明亮。
有一滴淚,從眼角湧出,順著臉頰滑下。
 
【青衫溼透】眉如黛 (瑜亮)
那個人曾經說過,我沒有輸,他從此,再也忘不了我了。
諸葛確實忘不掉,心甘情願,這一世,下一世,生生世世,刻骨鏤心。
 
【赤壁賦】朽木白白 (瑜亮)
只是,他忘不了那句話:
『而你也會是我這一生唯一會停留的地方。』
說好要相忘江湖,卻偏偏這句話刻骨銘心。
你可知,我也是同樣的心思。你,可知?
 
【江風】curarpiki (瑜亮)
他不能接受這個結果。
他通常都只是預言和決定旁人的命運,卻從未考慮過,也許有一天自己的命運也會被預言。
他們都一樣。
在他們面前,永遠未知的,就是自己的命運。
 
 
 
然後是AT情人節賀圖(>3<)/
 

雙部LOVE FOREVER!!(瘋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