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幽嵐
  • 995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2

    追蹤人氣

[長安]永夜.一


【一】

 
慕慈第一次見到唐麟,是在自己的店裡。看上去喝得半死不活的男人攤在最角落的座位上,店內年輕的執事們面面相覷,不曉得該怎麼應對這位似乎是走錯地方的客人。
「誰給他酒的?」慕慈走近他們身邊,皺眉。
執事們見是老闆,忙不迭把情況一一匯報出來,慕慈耳裡聽著,看著那男人的神情也漸漸變化。
「我知道了。你們各自去忙吧,不要怠慢了主人們。」聽見老闆這樣交代,執事們於是各自散去了。唯有慕慈獨自朝男人走去,安靜地在他對面的空位坐下,然後伸手拿過男人面前的杯子。
果然。這不過是最普通的水,男人連Meau都沒翻開,燙金封面的華麗紙本此刻被他壓在臂下當墊子。
男人趴著,也不知道他是否注意到前面多了一個人,逕自緊鎖眉頭,口中喃喃念著什麼。
慕慈稍微仔細聽了一下,發現男人根本沒吐出完整的句子,他說得最多的兩個詞,是「死小孩」和「流雲」。
流雲是什麼?一首歌?一個名字?或者單純就只是一種風景?
慕慈又坐了一會兒,男人依舊沒發現到他的存在,眼看就要到營業的黃金時段了,執事們也即將交班,他只好起身離開。雖然身為老闆,他也身兼廚師,開店時基本上是不會出現在前場的。
 
一直到了關店時間,招呼晚班的執事整理收拾時,他發覺男人竟然還趴在那兒。
「先生!先生!我們要關店了!」眾人上來搖了一番,男人毫無動靜。這麼大陣仗都叫不醒,該不會是昏了或怎麼了吧?頓時氣氛有些恐慌。
慕慈過來,輕聲一句抱歉了,往男人後口袋掏了皮夾和手機,打算找人來接他。一打開皮夾卻愣住了,擱在皮夾證件格裡的,左邊是身份證,右邊卻赫然是張教師證。
私立長安高校,課外組長唐麟。
眾人嘩然,還是個老師啊,真是看不出來。慕慈又皺起眉頭,說還沒收拾完呢,你們都不想下班了?頓時一個個跑得飛快,不見人影。
慕慈拿了手機,找到同事分類,直接撥通第一個號碼。
十分鐘後,一個貌美至極但臉色至差的青年從敞開的店門走進來,身後還跟著另一個嬌小的少年。
青年只瞥了眼攤在桌上的男人,馬上像是看到髒東西似的轉開視線,問:「電話是你打的?」
慕慈點頭,少年靠近戳了戳唐麟的臉頰,見他沒反應,於是抬起他一支胳膊,然後居然就這樣架到自己身上。
「不好意思,唐組長給你添麻煩了。」少年笑嘻嘻道,輕鬆的模樣好像他身上扛的不是比他高出幾十公分的大男人,而是一團棉花。
「他欠多少帳,你就從他皮夾裡拿吧。」青年還是一臉嫌惡,口氣裡也滿滿是撇清的意思。
慕慈愣了一下,笑道:「好像這位先生根本沒點東西…」
青年聽了也有些愣住,道:「沒點東西,你還讓他在這裡混了一個晚上?」
「我也是到現在才意會到這件事。」慕慈說。
青年沒好氣地丟下最後一句話:「怪人。」說完也不管少年和他肩上睡死的男人,大步往門口離開。少年好像完全不意外,拖著唐麟跟上,慕慈目送他到了門口,少年卻又突然回過頭,笑道:「店長真是個有趣的人~」
慕慈也笑:「你不也是。這麼晚了,還是快點回家吧,你哥哥已經走遠了。」
「他不是我哥哥。」少年說,「他是我單戀的人。」
慕慈有些訝異,少年在說出這話的時候絲毫沒有半分羞赧不安,反倒自然得像是他們已然是情人了。
「那位是教官吧?」慕慈回憶方才在唐麟手機裡看到的名稱:「你是他的學生?」
「嗯。」少年點頭。
慕慈若有所思地打量少年:「長安高校的學生,若都像你這樣有趣便好…」
「像我這樣的不多,要說有趣的話倒是不少。」少年笑道。
「是嗎?那我開始期待了。」慕慈說。
少年聞言露出好奇的神色,卻見慕慈握住門把,溫和地宣佈:「店長要關門了,好孩子快回去。」
 
 
於是可以知道,隔天早上那位美貌的教官在校長室見到慕慈的時候,神色有多古怪。
「這位是新來的教務主任,慕慈。」校長李隆基從椅子上起身,介紹了一下:「以後大家就是同事了,彼此熟悉一下吧。」
前任的教務主任退休了,本來應該是要從校內選人升遷的,但長安學園的制度一向與眾不同…或者該說十分隨性,校長選人才基本上不考慮校內外的分別,教職員們也習慣沒事空降一個處長,見怪不怪。
被喚到校長室的各處室主任紛紛朝慕慈微笑招呼,慕慈也一一回禮。輪到教官時只見他皺著眉:「是你。」
校長不明其意,問:「你們認識?」
慕慈微笑:「有過一面之緣。」而且就在昨天。
那教官似乎是嘆了口氣,伸出手:「八重雪,主任教官。」長安學園並不禁止師生在外兼職打工,只要不做出違反校規的事就行。不過一般教師頂多也就在外開補習班或家教,像慕慈這種副業…罷了,反正也沒禁止。
「以後請多指教。」這人或許不像表面上看起來冷漠,慕慈想。昨天雖見他非常不悅,但至少還是來帶了人走…雖然後來真正把唐麟拖回家的恐怕是那少年。
向八重雪打完招呼後,只剩下角落一個抱臂靠牆的身影,正是昨天在他店裡睡得一蹋糊塗的唐麟。此時的他不似昨晚頹廢,一頭短髮率性地往後梳,比起之前是整齊了不少,卻還帶點不羈。
慕慈朝他微笑:「這位是唐組長吧?…你好,請多指教。」
唐麟只抬頭看了他一眼:「你好。」又低頭抱臂作沉思狀。
慕慈語塞。旁邊同事笑著插嘴:「別在意別在意,阿唐本來就很少說話。吶小慕,我們晚上想幫你辦迎新,等等跟你說餐廳和時間。」
「這樣,不好意思,先謝謝大家了。」慕慈大方地接受,同事們見他答應也就高興地去張羅了。人紛紛散去,唐麟見事情完了,也轉身離開。
慕慈看著,心想這人白天跟晚上倒是差異很大…不曉得哪個才是他的本性。後頭校長又喚他,慕慈於是甩了這些雜念,轉頭跟校長與祕書談正經事去了。
到職第一天,除了一開始接手前任未做完的事而顯得有些忙亂以外,慕慈很快理解了學務處該負責的事,上午處理事務,下午讓學生領著繞了校園一圈熟悉環境──引領的學生也不知是毛遂自薦或者巧合,居然就是昨晚那位少年。慕慈才知道他叫師夜光,三年級生,是學生會的活動長。
「萬年活動長。」旁邊綁著雙馬尾的少女取笑他。少女名叫小美,學生會事務長。
「不是,是萬年學長。」師夜光一本正經地糾正。慕慈問了下怎麼回事,聽見師夜光「光輝」的留級資歷,眼睛睜得差點沒掉出來。
「…師同學,哪一門科目掌握不好嗎?」慕慈小心翼翼地問,怕傷了學生自尊心。
「才不是!主任我跟你說,這傢伙可是天才跳級生,十二歲就跳高三了!」小美搶著回答。
「欸?」
「他一直故意留級,是為了──」小美突然閉嘴,此時一行人正穿越行政走廊接近教官室,慕慈疑惑地看向小美,只見少女一聲不肯吭,只拼命指指師夜光,再指指教官室。慕慈恍然大悟。
沒想到這孩子這麼執著,是不是該稱讚一下?慕慈半開玩笑地想。走在前頭的師夜光停下腳步,回頭笑笑:「抱歉,我去跟雪打聲招呼…」
「不用了,還有你以後再在別人面前直稱我名字我就揍你。」八重雪的聲音從裡面傳來,人影未現,教鞭的鞭梢就先出現在門口。
「慕主任。」八重雪冷艷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先瞪了師夜光一眼才向他點了點頭。慕慈想起晚上的事,順口問道:「八重教官晚上來嗎?迎新。」
八重雪頷首,慕慈倒是有點驚訝,他原以為依這人性子應該對這類應酬活動是沒什麼興趣的。
師夜光聞言眼睛一亮,叫道:「我也要去!」
「沒你的事。」八重雪立時皺眉。
「有什麼關係,店長認得我啊!」師夜光對著慕慈燦笑,慕慈被那張笑臉看得有些發毛,一面還要閃躲小美好奇的目光:「師同學,在學校別叫我店長…」
「這跟那沒關係,說了沒你的事,老師聚會學生跟什麼!」
「可是…」
「沒有可是!」
八重雪鞭子一揮,師夜光剛剛伸過去的爪子馬上縮了回去,可憐巴巴地望著他。旁邊少女一臉看好戲的神情,似乎早已習慣這種場面。
慕慈卻不習慣,站出來打圓場:「師同學,還有很多地方沒走呢…有機會我再請你們吃飯吧!算是謝謝你和小美同學。」
師夜光雖不情願,還是懂得進退,又試著跟八重雪磨蹭了一下,直到對方不耐煩地把鞭子舞得虎虎生風,才依依不捨地繼續他導遊的工作。
 
 
迎新的餐館氣氛極好,餐點也表現得可圈可點,同事笑著對慕慈說:「學校餐廳吃習慣以後,嘴就被養刁了。」
慕慈於是順著詢問學校餐廳的情況,同事們七嘴八舌,說出的一道道餐點又讓慕慈愣了半晌。長安高校貴族學園的盛名在外,雖然學費的確稱得起這貴名,但更可貴的是學校整體的品質。慕慈當初聽到以為不過是宣傳,此刻才明白傳言非假。看看另一邊校長與秘書優雅十分的吃相,慕慈覺得自己看到的是兩位中古世紀的領主公爵,而不是庸碌的教育人士。
「小慕,你的排餐要冷了。」一句話將神遊的慕慈喚醒。左手邊裝扮得體、配色卻詭異得顯眼的男人正朝他笑,一面細細切著自己盤中的食物。
這人是校醫司馬承禎。慕慈看著那身粉紅色的西裝,心想至少是柔和的粉紅而不是鮮豔的桃紅…邊說服自己,回以微笑:「感謝提醒。」
對座同事笑道:「人家第一天上任你就穿這樣嚇他,要是慕主任被你嚇跑了,校長可是要吐血的!」
司馬一臉無辜:「會嗎?這已經是我最低調的西裝了。」
慕慈手一滑差點讓刀子飛出去。
用餐將近尾聲時,校長端著紅酒從座位上起身,將酒杯在身前環了一圈:「各位老師,我們向慕主任敬個酒,歡迎他加入我們。」
眾人紛紛朝慕慈舉杯,有的還熱情地喊了聲歡迎小慕之類的,慕慈笑著回敬,才發現人群中竟沒有唐麟。
那人貌似嗜酒,慕慈以為他會來的。
而他本以為會不想來的八重雪,向著他微微揚杯,慕慈於是又抿了一小口,這一圈下來他杯中酒雖還未盡,人已經有些暈了,卻見八重雪毫不客氣地一口飲盡,臉色一點未變。
「好啊!八重你不愧是酒國英雄!」
「只不過是一杯紅酒罷了。」八重雪哼道,拿了酒瓶又倒滿自己的酒杯,一杯連著一杯沒停過。
酒國英雄,當之無愧…慕慈覺得自己今天驚訝的次數實在太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