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孤單

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幽嵐
  • 982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布布〕Return

 

 

  這是個有點玄的故事。

 

  但其實,這是段歷史。

 

 

  所以應該說,這是段有點玄的歷史。

 

 

  *

 

 

  很久以前,天者與地者創造了一個世界。

 

  他們在裡面活了一段漫長的時光。

 

  之後,那個世界死去了。

 

  可是他們依然活著,並且一直活下去,無論時光荏苒。

 

 

  *

 

 

  天者與地者不需要進食。也不需要金錢。想要的東西,他們可以自己創造出來。

 

  因此在哪個時代,他們總是生活得十分餘裕,受到一部份人愛慕,一部分人嫉恨,大部分人感嘆命運不公。

 

  這些都不關他們的事。

 

  但也就是這樣,不管在哪個時代,他們都非得做些讓他們看起來富裕得理所當然的事。

 

  所以當他們並肩走在五光十色得「活像妖魔橫行」(天者語)的街頭,被所謂的星探攔下來時,天者朝地者點了點頭。

 

 

  於是,這一次,他們掛上了「藝人」這個身份。

 

 

  *

 

 

  一開始是平面模特兒,然後是廣告。一切都很順利,就像他們在每個年代所做的任何事一樣,只是天者拒絕一切綜藝節目的通告,也打死不碰歌唱這一塊,地者自然跟他同一陣線。

 

  明明是可以大紅大紫的貨色。經紀人只好試著為他們接了個大型戲劇的腳本,天者翻了幾頁,淡淡問道他們演什麼,經紀人說這戲是大系列長作,劇情採無限延展形式,若他們肯接,編劇自有辦法。

 

  沒想到天者答應了。

 

  天者答應,地者當然沒有問題。

 

 

  倒是編劇有問題了。

 

 

  看上去蓬頭亂髮得像個原始人的編劇透過超厚的鏡片盯著他們半天,說這倆是帥得不像話肯定加分,可是怎麼看就像混血兒,他好不容易把世界觀從外星啊西洋啊拉回到比較像樣的玄幻風,難道又要玩一次吸血鬼梗?

 

  經紀人急了。經紀人急得居然就直接轉頭問天者有沒有什麼辦法。

 

  天者回以他總瞇成一條縫的傲慢冷眼,經紀人差點沒被掃成急凍人。

 

  卻是地者從包裡翻出了一本燙金的筆記簿,遞給編劇。

 

  編劇一看拍案叫絕,嚷著問這麼精采的神話小說怎麼來的。

 

  天者看看地者,沒說話。地者只是靜靜地微笑著。

 

 

  那是他們的創世日記。

 

 

  *

 

 

  天者穿著華麗又厚重到不行的戲服,站在空曠的造景裡,閉著眼睛自語。

 

  導演拿著擴音器讚賞到不行,說演技簡直渾然天成,連聲音裡的神經質都表現得如此自然。

 

  當然。

 

  地者站在場外準備,工作人員沒聽清,怕他是需要什麼。

 

  地者搖搖頭。

 

  他們早已「演」過,只不過是把記憶裡的一切再走過一次。

 

  只是他們的世界,沒有神子,沒有魖,沒有一切除他們之外的生物。

 

 

  於是輪到兩人的戲份時,場外的人都被震得有些發楞。

 

  簡直像是有什麼旁人靠近不得的氣場,好像天地之間只有他們兩個就足夠。

 

  鬼尊笑說根本是老夫老妻。

 

  鬼尊是飾演他們屬下的年輕人之一,不過因為角色需要,化妝後看上去還比他們要老上不少。

 

  他這一說,大家紛紛附和,然後還有人開玩笑地喊爹地、媽咪。

 

  沒有特定喊誰,只是天者從來懶得理他們,地者則從不拒絕他們對戲的要求。漸漸地,「媽咪」就被安到了地者身上。

 

 

  *

 

 

  地者「退場」的那天,天者一直不大對勁。

 

  地者察覺到了,仍盡責地演到最後,帶著一身烏黑的假血漿回到後台,立馬就被天者摟得死緊。

 

  你還得上戲。地者握著天者雙臂輕輕拉開距離。

 

  天者哼了一聲。

 

  他們的世界終結了,以他們的意志。日記之中沒有寫明,反正他們自知。

 

  於是被不明就裡的編劇硬生生轉成悲劇。

 

  地者知道天者的脾氣,這已逼近底線,當日只能盡其所能安撫他。

 

  後果就是「死國」的其他演出人員爹地、媽咪叫得更勤了。

 

 

  直到拍攝進度來到天者見著地者屍首那日,這次不只導演,整個劇組都被鎮住了。

 

  天者抱著沾滿血污的地者,簡直是崩潰一般地哭嚎,坐在監控室裡的音效師光聽哭聲都以為天者真死了爹媽。

 

  場外待命的阿修羅整個人都萎了。其他幾個一臉肅穆輪番上去拍這「兇手」肩膀,弄得他哭笑不得。

 

  攝影機熄燈,天者牽著地者下來,經過他身邊冷冷掃了他一眼,阿修羅瞬間有種壽命縮短二十年的驚恐感。

 

  是演戲,你別遷怒。地者坐在鏡臺前擦掉臉上汙漬,一手覆住他緊緊成拳。

 

  我們的世界,才無如此膚淺。

 

  你若不信,何必如此害怕。

 

  天者鬆開拳頭,五指纏上地者的。

 

  因為是你。

 

  地者放下化妝棉,另一掌也錯開天者的,十指交錯。

 

  別怕。

 

  我們一直都在一起,自從開始,沒有結尾。

 

  

  *

 

 

  倏忽到了天者也「退場」那天。地者抱著他的外套在場下與演員、工作人員們談話,一邊看著天者沒什麼表情地讓化妝師補粉。

 

  天者膚色本就白,只是人大量失血,總得更蒼白點。雖然他也不懂設定明明寫著不是人類為什麼還得跟人類一樣。

 

  天者打鬥,天者唸台詞,天者倒地,天者將他的劍和地者的劍丟出去。

 

  天者情緒很平,連演技還十分生澀的夜神都看出來了。問導演,導演卻只說了句哀莫大於心死,直接一鏡完成。

 

  地者看了眼導演,然後微笑。

 

  天者卸完妝換好衣服就帶著地者離開片場了,九妖她們問的「下場餐會」理都沒理,還是地者轉臉過去點點頭替天者承了。

 

  九妖在他們背後笑著喊果然到了最後還是嚴父慈母,地者感覺被握著的手緊了緊,顯然那人心情好了。

 

  天者好,地者自然也好。

 

  *

 

  歷史重演又有何妨。

 

  對人世而言,至多不過是段有點玄的故事。

 

  對你我而言,早已如雲煙。

 

  天者捧起地者的臉,隱約浮現的黥印是時光的鎖匙,隔絕他們於人類醉語歡聲間。

 

  再一次,世界依我們重頭來過。

 

 

天地
布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